開門

开门

遇到健談的Grab司機有時很煩,你就想靜靜的坐一趟車,但對方喋喋不休,自己不搭腔又好像很不友善。可是我卻很樂意和沙益夫攀談,因為過兩天我得第一次以馬來語主持文學節目,正好趁機操練一下。話說馬來名作家SM Zakir忽然聯絡我,說有意參加大將出版社辦的《詩無jidan》華語詩歌朗誦活動,而且還會帶同約十位年輕馬來寫作人。我總不成讓客人全程聽不懂,必須要說些國語介紹表演者和詩作。

如果某日你跑步經過沙益夫的家,碰到沙益夫的小孩和印度鄰居吵架,你一定會覺得驚訝,因為兩個小孩都說華語。沙益夫和妻子從屋裡望出去,只見兩人陰陽上去的互戰,卻聽不懂在吵什麼事。夫妻莞爾,心裡驕傲得很。沙益夫對我說,華語難學啊,舌頭習慣了母語,飛高走低的腔調他變化不來。他隨便說了幾句華語給我聽,我說還好啦聽得懂。我反問他我的馬來語如何,他說還行,不過太校園,不像他們的日常用語。我嘆道離開校園就鮮少用馬來語了,馬來朋友也少,自然就停留在校園程度了。

為什麼沙益夫要把小孩送到華小呢?他希望孩子開闊視野,不要只有一種視角,中國的經濟實力倒不是主要考量。 “我不希望孩子變懶!”他主動把這刻板印像說出來,倒讓我心頭一震,有點不好意思。本想送去濱華,但是額滿,改去務德(若我沒聽錯)。他說華小要求高,能讓孩子更精進,缺點是小孩的馬來語反而退步了。不過不要緊,要緊的是孩子能多交朋友,心胸開闊。


我遂談起SM Zakir如何熱心地要把馬華文學介紹給馬來作家,讓兩個圈子的寫作人交朋友,年長的老作家思想比較僵化了,但年輕一輩還有希望。 SM Zakir說文學、藝術是門,能把不通領域的人連接起來。他的想法和我不謀而合,相見恨晚,我們辦《詩無jidan》並不純粹只為了華語詩歌,最後還是會和英語、馬來語界接軌,想不到這麼快就有馬來詩人主動參與了。

沙益夫說他也可能來參加,後來沒有,大概忙開車載客吧。那晚的《詩無jidan》,華人、馬來人輪流上台朗誦各自的詩作,更重要的是表演後的交流。我故意遞一罐啤酒給正和SM Zakir聊天的詩人呂育陶,他怪不好意思的,遲遲不敢打開,SM Zakir說沒關係啊,他曾在檳城生活,也有依班朋友,他人在周圍喝酒其實並不會冒犯。呂育陶非常猶豫地打開酒罐,小喝一口。

詩終人散後,還有其他事情繼續發生,比如呂育陶在讀SM Zakir的政治小說Ikarus,我在讀他的詩集,也提供一些馬華文學譯作給SM Zakir欣賞。其他後續工作諸如更全面的文學作品翻譯和出版,都在進行中。

這樣的馬來西亞,真好。

 

2018.11刊於透視大馬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