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來水到底能不能喝?

自来水到底能不能喝?

水源、土地和天然資源部長賽維爾說了件“振聾發聵”的事,全國自來水皆可安全飲用,他自己就是直接飲用自來水的,國家水務委員會也支持部長的說法。從小我就听外婆說,自來水不能喝,每天早上會把一壺水煮沸,供全家使用。想不到希盟政府執政不足半年,連水也變乾淨了?

這事情如果屬實,你知道最受震撼的是誰嗎?當然是過濾器、水機商老闆。往日水機未普及前,外婆會用布包著水龍頭當作過濾,不久後會看到布上滿是泥垢,我們要如何相信這水能喝呢?過濾器、水機進入市場,自然大受歡迎,品牌眾多,各出奇謀標新立異,有的還吹噓沒有科學根據的能量,後來還被香港有線電視拆穿。不管它是否真有效過濾水源,但它肯定過濾掉了我們的恐懼。

我在美國求學、到日本旅遊時,讓我最羨慕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清潔、可直接飲用的自來水。如果我們也有,就免了早晨煮開水的麻煩,也不用花錢添置過濾器。聽說我們的水管太多太舊,要盡數翻新工程浩大,幾不可能。副衛長李文材後來補充幾句比較“中肯”的話,說我們的水源處理廠生產的水質當然達標,可安全飲用,但通過那些老舊水管輸送出去後,難保途中沒有沾染細菌的可能,也不知道用戶自家的水管和儲水槽是否符合衛生標準,所以啊,他認為自來水還是煮沸才喝。你相信賽維爾還是李文材?


我相信我外婆,所以水機老闆們一點也不必擔心生意受挫。就算賽維爾、李文材、馬哈迪以至整個內閣眾口一詞,我還是相信我外婆。就算他們一起表演喝自來水,也大概會選在安全的布城,不會在金馬崙的山區小村,所以我還是相信我外婆。這一口自來水,喝的不只是H2O,還有對國家基本設施的信心。我們對政府效率的信心就像那些長埋地下的水管,可能有的已漏水六十年了也沒人知道無法維修,要翻新絕不是一朝半日的事。

我多希望自己能相信部長,這樣就不需要再每年向水機商繳付“食水稅”,但部長實在過濾不掉我對髒水的恐懼。在我們這個還算先進的國家,無法盡信自來水是一種悲哀,就像雨水多到釀成水災了,卻還要製水那樣。

2018.10.23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