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水千山縱橫

万水千山纵横

敞篷的MX5在大道飛馳,強勁的Linkin Park在烈風中震盪。我不否認這樣很“阿炳”,但很快樂,尤其喜歡隨著音樂在風中大聲唱。車子呼嘯即過,也不會吵到誰,別人投來異樣的眼光又如何呢?開敞篷車不就是要炫耀嗎?我才不在乎…..我真的不在乎嗎?

關正傑的《萬水千山縱橫》響起,那是八十年代無線連續劇《天龍八部》的主題曲,滿載童年回憶,幾近四十年的歌了,我居然還記得每一字歌詞。我如常高歌,彷彿自己便是馳馬江湖的俠士。但接近目的地Publika時,我的歌聲頓止。那是個高級商圈,夾道是時尚的酒館、餐廳。我下意識的略過《萬水千山縱橫》,接下來一首竟是《上海灘》,再跳過,是《兩望煙水里》,趕緊再按鈕,終於在進入Publika之前響起爵士情歌。我啞然失笑,原來自己好不造作。

年輕時看到跑車,會特別留意司機,自己開著一般房車,總想看看什麼人在開跑車。一看,往往是禿頭臃腫的中年大叔,怎麼和廣告裡頭看到的帥哥都不一樣?和帥氣的跑車格格不入,糟蹋好車了。我沒想到的是,跑車價格不菲,許多人得勞碌半生,才有經濟能力完成這樣的夢想慰勞自己。曾輾轉聽到一位六十歲的敞篷跑車買主說,覺得自己年輕了二十歲。但事實是白髮已慢慢爬上來,皮膚越來越粗糙無光。於是我們染髮、護膚、開跑車,再架一副墨鏡,希望自己看起來像當年跑車廣告裡的車手。


然而,不管自己裝扮得多年輕、帥氣,《萬水千山縱橫》一出來就露陷了,車裡的就是個大叔。餐廳裡時髦的客人看到一輛紅彤彤、年輕的敞篷MX5經過,卻聽到四十高齡的連續劇主題曲,我害怕他們會像當年的我那樣暗地裡譏笑司機:啊這大叔和跑車格格不入。他們不會知道我曾是賽車手,選擇這輛車是因為它是操控一流的手排車,他們只會想:又一個中年危機大叔糟蹋好車了。畢竟我只是匆匆駛過,不會和這些人產生任何交集,為什麼我會在意他們怎麼看呢?

或許,因為心虛。路人一眼就輕易看穿的,是我害怕面對的真相。車開得再快,也追不回飛逝的時光;再怎麼想跟上潮流,還是覺得老歌舒服。我是個被時代淘汰了一半的人,只有在車裡還能稍加偽裝,像演一場戲,哄騙一下自己。我不願意不小心看到觀眾鄙視的目光,刺破我辛苦建構的假象。若我播放的是爵士樂,也許路人就會想:嗯,此人真有品味,有別於其他開跑車的大叔!

人在中年才會如此造作吧!因為我還能假裝。待我再老一點,無論怎麼裝都明顯是大叔時,大概就會徹底放棄了,隨時隨地都敢大聲播放任何歌曲。離開Publika時,我再把《萬水千山縱橫》找回來聽,卻不知怎的,感覺再也豪情不起來了。

 

2018.10刊於Top Gear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