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人鳥語

鸟人鸟语

歷史學家撒哈拉.蘇來曼教授說,馬來族有著第二古老的線立體基因,六萬年了,僅次於非洲人,華族則只有四萬年。她是在大馬回教青年運動主辦的”馬來人的起源”座談中這麼說。後來,馬來族祖先從人類搖籃地非洲遷移到東南亞。因此,她強調任何政黨都不能說馬來人是外來者,這是不正確的。

我不是專家,我只是鳥人,生物基因、文化歷史我不在行,但是鳥語我聽得懂。教授說祖先從非洲來到東南亞,邏輯上來說,這不是”外來”是什麼?不過,她的意思可能是說”先到先得”,且當她對。但她說部分馬來部落北遷創立中華文明,就真讓我“拍案叫絕”,我完全明白了為什麼我國的學術成就在世界舞台上乏善可陳。據說教授同時授也是作家,”老作”的本領叫我甘拜下風。不過,又且當她對,因為她是專家。

人皆關心歷史,我說的不只是課堂上讓你打瞌睡的歷史課,而是關於自己從何而來。人生短短數十載,生命太單薄,我們打從心底需要知道存在的意義,在歷史的漫漫長河裡自己曾是河中的哪一隻魚、岸邊的哪一棵樹,成就過整片風景,這片天地就是我們的歸宿。華族不也開口閉口悠悠五千年嗎?和教授的六萬年用意是一樣的。


但是,夠老又如何?非洲人更古,現在和非洲較高下有什麼意義?蟑螂更老,我們難道要說自己活得比蟑螂更優越嗎?歷史走到這裡,這裡就是現實,在這個現實中你要和你六萬年前搬到中國去的“同胞”比拼;在這個現實中,你落後了何止十萬八千里。這種讓人“感覺良好”的理論,像紅牛能量飲料那樣偶爾喝來給自尊充電一下就好,以便在現實中有些力氣往前追。

如果根據教授的偉倫,馬來西亞華人就不是寄居者了,我們是六萬年前的馬來人回歸祖地,我們也是土著呢!卻又不是,教授補充說種族要耗萬年方才成型,華族不是馬來族的旁支。那麼,現在的馬來族還算不算是六萬年前的馬來族?我實在搞混了。

教授大概不會讀到這篇文章,因為她很可能不懂中文,這篇文章是寫給懂中文的你看的。你會明白“五十步笑百步”是什麼意思,我們同在一艘馬來西亞號上,取笑他人無助於大局。你會明白什麼是“同舟共濟”、“自強不息”,偶爾聽到鳥人說鳥語,“一笑置之”便是。

 

2018.08.07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