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馬來西亞踢進世界杯

如果马来西亚踢进世界杯

課堂上老師叫學生輪流介紹爸爸的工作,有的說律師,有的說會計,輪到阿明了:“我爸在gay bar跳脫衣舞,顧客給夠錢的話,他還能提供額外服務。”老師大駭,把阿明拉到一邊低聲問:“這是真的嗎?”阿明說:“不是真的,其實我爸是馬來西亞足球隊教練,不過太丟臉了我不敢說。”

這網路笑話我是在2015年讀到的,那年我國足球隊在世界杯預選賽中以0比10輸給阿聯酋。

我向來對任何球賽都不感興趣,只有這年湊熱鬧和朋友一起看世界杯。以前覺得二十人追一粒球跑一小時半才踢得進幾粒,一定很沒趣,若要我選擇寧可看短兵相接的籃球。但看了幾場世杯以後,反覺得進球之難就是足球好看之處。平常沒有研究,在球技、戰略方面看不出個所以然,可是並不似我原先想像的沉悶,還相當緊張刺激。看了世界杯以後,我最最想看的一場足球賽,是那年的馬來西亞對阿聯酋。


那麼難進球的一種球賽,是怎麼讓對手平均每九分鐘就進一球的呢?是不是像新店開張那樣,在自家龍門前擺好花圈、茶點,球員列隊鞠躬,笑容可掬地向對手招呼:“來啦來啦,來幫襯下啦!唔入都踢下啦!“這球隊到底有多差?如果我是教練,也不必訓練什麼球技、戰略,我就叫全部球員塞滿龍門,至少也可圖個0比0。

可是,原來我們本不是那麼水皮的。我看Ola Bola,才知道“馬來亞之虎”曾經輝煌,那年若不是因為政治因素,已打進莫斯科奧運了。我想起小時候,那是80年代,爸爸偶爾會談起大馬足球明星。我長大以後,就沒人提起了。我會再注意到馬來西亞足球隊,竟是因為10比0。

我想像如果馬來西亞進得了世界杯,那是多麼振奮的事啊!沒什麼比運動更能團結民心了,少時看湯杯,馬來西亞球迷的歡呼聲撼動球館。那一刻,我們不是馬來人,不是印度人,不是華人,我們只有一個馬來西亞人的身份。如今也一樣,任誰都喜歡李宗偉。

打入世界杯這目標的意義將會更深遠,因為挑戰巨大,球員必須是精英;因為必須是精英,所以能者居之,無分種族,80年代的組合勢必再現。其時,我們在嘛嘛檔、酒吧不再為巴西、阿根廷吶喊,而是為馬來西亞……

前青年及體育部長凱里說,馬來西亞進不了世界杯,是因為發展基金不足。另一方面,前首相納吉涉嫌貪污被控,所涉金額數以億計。

2018.07刊於透視大馬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