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飛霜

六月飞霜

冤。有什麼比冤案更讓人憤怒?它在民心劃下的傷痕是無法癒合的。法律原為公義而存在,當權者利用法律條文和程序以謀私利,正義無法伸張,人民對司法的信心勢必崩潰,以至對國家和未來無望。

不要以為平民對法律無知,法律不過是文字化的公義,公道自在人心,就算我們不懂法律,我們懂公義。兩個被判謀殺的人和阿坦杜亞無冤無仇,居然沒有動機,指使者逍遙法外;數以億計的金錢,流入高官的私人賬號,舊總檢察長拍闆說清白就是清白,而趙明福卻為數千令吉的小案“被自殺”。這些事情直接影響了你的生活嗎?沒有,但是你憤怒,因為今天國家如此對付人民,難保哪天受害的會是你的親友,甚至是你自己。

戰國時鄒衍遭人誣陷入獄,當時是五月炎夏卻突然降霜,後世以“六月飛霜”表示冤獄。 2014年8月馬六甲動地吟,共享空間專業舞團和詩人演出詩舞《趙明福》,近尾聲時陣陣陰風驟起,把詩人舞者撒了一地的冥紙吹起幽幽旋舞,表演者和觀眾無不有所感應,紛紛說是趙明福回來。但說穿了,無論是六月飛霜或子夜陰風,都是人民無力感的投射。在強權底下無處伸冤,寄望天上地下有無形的力量終究會把壞人打到。包公故事永遠不老,也是這個原因。


我本來以為沈冤難雪了,誰知“老天有眼”,509以後重開一馬案、蒙女案、趙明福案,重燃我的希望。原來我們過去寫過的每個字、舞台上的每一聲吶喊,都曾把憤怒的記憶釘在歷史,沒有人忘記。我本來不明白為什麼遲遲未就一馬案提控納吉,後來馬哈迪解釋說必須先準備最充足的證據,絕不容有失。是啊,一旦有失,他便是無罪之人,我們等了那麼久,再等一下無妨。蒙女案、趙明福案也一樣,我們必須要以行動告訴全世界,這不是個野蠻的國家。

你可知道大多包青天的故事如《鍘美案》、《烏盆案》、《狸貓換太子》都是虛構的?真正有記載的只有“牛舌案”。多年以來我們把公義寄情於虛構,壞人太多,其實再多幾個包青天也解決不了問題,因為包公受制於朝廷。我們真正需要的是製度改革,讓檢控司獨立,讓反貪委會獨立。首相還說讓反貪委會主席有“任期保障”,好讓他能無所顧忌地執行任務。 2030年,馬來西亞要成為世界排名前十名的清廉國。

六月飛霜過去,子夜陰風過去,陽光來了嗎?要水落石出了嗎?

2018.06刊於透視大馬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