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喚陽光

召唤阳光

約了伯尼斯和詩人黃龍坤在月樹見面。伯尼斯是喬治市文學節的負責人,請我幫忙介紹馬華詩人。途經Aku Cafe,是大將出版社的合作夥伴,便上去坐坐。之前聯絡咖啡廳的是同事詠京,所以應該沒人認得我,店員只是好奇地打量這個人,為什麼一直對著大將的小書櫃拍照?

我坐到雅緻的露台,店員遞上餐牌,我看著那些名字陌生的咖啡搔頭。我對店員說,總之給我最濃、最烈的。近兩日百里奔波,睡眠不足。他說好,這就去問問,不久就端上一杯。咖啡很香,但沒有我希望的濃烈。此時,店員和一位看似店長的中年走出來,在商討如何改動露台的擺設。我在臉書打卡、分享照片時,一位女店員終究還是注意到了,出來招呼:“你認得我嗎?”

我不記得,本來覺得不好意思,不過心想她剛才也沒認出我,就乾脆坦白:“抱歉,不認得。”


“Bersih的時候,我們和俊麟一起。我叫倩雯。”

這麼說我就有印象了,名字讓我聯想起編輯們在我脫稿時對我說的話:欠文。她為我介紹另兩位店員,中年人是阿煌。他們回去工作時我和阿煌聊開來,自然從大將和書切入,我也很習慣了大家會問出版業是不是越來越難做?閱讀人口下降云云。我總說悲觀無用,要找方法。阿煌抽著煙說:“像這些露台的花吧!”

那是一整排的翠綠,把馬路喧囂區隔在外,不細看還不見有花。露台不長,老建築的天花板伸過邊緣,像一隻掩護的大手。下雨時雨水大概濺不進來,但陽光也被擋在外面。阿煌說,老闆要種一排芬芳的花,但大概因為陽光不足,花始終不開。怎麼辦呢?於是他在天花板裝了紫外線燈,一般上用於室內盆栽,也不知在室外有效沒效。但過了些時日,終於開花,他說看到花開,心情非常愉快。

我們不能老是抱怨陽光照不進來。天花板不能拆、屋頂不能拆,還是可以把“陽光”引入,讓花香滿室。從事出版業,也像阿煌種花吧,不能老怪讀者埋頭臉書,而要想盡辦法把書本擺到他們左右,也許一抬頭就瞥見書緣。山不過來,我往山走去。我分享的照片讓作者李欣怡發現了,她再分享出去,不多久又在網絡書店賣出20本書。

Aku Cafe喝這杯咖啡,不只得到了些鼓勵和靈感,還賣了好些書,真是賺了。離開的時候倩雯對我說,如果嫌咖啡不夠濃,下次再給我弄一杯更烈的,也不知她怎麼讀到我秘密的心思。

2018.04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