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腩變天記

鱼腩变天记
這是《 飛鏢志》系列裡10篇中的第1篇

飛鏢隊名取為”魚腩”,粵語有Loser的意思,一開始大家就覺得勝利無望,但既然喜歡玩飛鏢,還是想試試參加比賽。一隊四人,除了店長拉威,便是管啟源、林一心和我。戰了五場,連敗五場,至少也算是一直保持水準。拉威一心都是強手,但比賽沒有經驗,難免緊張,常常發揮不出實力。另外,我們的平均年齡全場最高,不知有沒有關係。

到最後一場,阿管說六十年的國陣都換掉了,我們也該變天了吧?可是要知道對手”蛇魔隊”曾以五比三擊敗我們的。電子飛鏢所有選手的表現都有數據記錄,身為魚腩隊長我研究過蛇魔的表現,是全場最強。蛇魔吃定魚腩,八局中的第一局,我們就敗陣下來。可是,第二局我們沒有輸,第三局也沒有,第四局贏了,輸第五贏第六,已經到了能四比四打和的局面,已經算是308鏢場海嘯。第七局分數追得非常緊,關鍵時刻管啟源大發神威,連取過百分,對手望塵莫及,士氣大跌,我幾乎可以聽見他們心碎的聲音,碎片掉落一地。拿下第七局,魚腩居然贏了!變天成功啊!我們的欣喜像509!

但我要說的其實是變天過後的事。我們還留在鏢場自己玩了一下,不知怎的有點興致缺缺。阿管說中了我的感覺,好像突然沒有了奮鬥目標。這和政治509不也很相似?過去一直批判的對象,突然從靶心消失了。過去幾個月,我們常常練習,每週期盼著比賽。明知勝算奇低,但誰參加比賽不想贏呢?屢敗屢戰,屢戰屢敗,周而復始。在鏢靶感受前腎上腺素飆升,彷彿奇蹟就要發生,希望以後往往是失落,無數次失落以後得來的歡喜,有點像強烈興奮劑,但藥效很快退潮,叫人無所適從。怎麼辦呢?我們盤算著下一場比賽。這,好像真的會讓人上癮。

如果可以躺着,谁会想跑?如果可以跑,那就别躺着!(预购)我遂明白了馬拉松跑者如雲鎂鑫何以一再追求更難的挑戰。馬拉松跑過了,追超馬;超馬征服了,找更難的跑程,從大嶼山戰到富士山。還有最近認識的一位前輩登山者,六十七了,他七十歲要在珠穆朗瑪峰上慶生。對我們這種魚腩大叔來說,這叫輕生。無論是百里長征、萬尺高峰,還是鏢靶和鏢手間的區區六尺,也許和我們追求的成就感是一樣的。我想像雲鎂鑫在完成一場超馬以後,她的快樂如何隨喘息漸漸平伏;前輩在珠穆朗瑪峰上他一定也會感覺失落,下一座高峰還能在哪裡呢?

魚腩大叔比他們幸運的地方是小戰場很多,以我們目前的水準,還要被比我們年輕一半的小伙子霸凌很多次,才可能晉級。從馬來西亞一直戰到國際賽大概也要六十年,我們的一百歲生日打算在日本鏢場度過,挑戰世界冠軍。

2018.05.21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