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文字D》教會我的事

《头文字D》教会我的事

究竟Project D車隊在追求著什麼呢?其他車隊又在追求什麼呢?為什麼不斷在深夜的山路冒險競速?這種在黑暗中的比賽是沒有獎杯、獎金的。

頭文字D(15)我看到車隊領袖高橋涼介的執著,看到弟弟高橋啟介的執著,看到主角藤原拓海的執著,那是一種很純粹的、對勝利的執著— 勝利,也就是榮耀,那是對榮耀的執著。在日本文化里,是可以為榮耀得失而切腹的。這些行為我們理性地不認同,但暗地裡卻神往,正因我們大多人早已經被生活磨平,缺了這樣的狂熱,只能在動漫、小說、電影中尋得。車手不問究竟快那零點一秒究竟對社會有何助益,他們在偌大的世界中畫了一個山路賽車的圈圈,那一刻他們選擇只活在圈子裡頭,圈外的事情都不重要,只追求在圈中做到極致。這樣的執著和藝術家很像,有時候很美麗。

《頭文字D》的精神其實沒有離現實很遠,我最近喜歡上飛鏢運動,無意間看到世界冠軍Phil Taylor對日本鏢手星野光正的比賽。 Phil Taylor輕易取勝,在過後的訪談中三十幾歲的大男人星野光正禁不住淚下,邊哭邊說是非常想贏的。不就飛鏢遊戲嗎?但日本人完全不會小看比賽。看著哭泣的星野光正,我心裡不是訕笑而是佩服。對遊戲日本人尚認真若此,你想他們對工作的態度如何?無怪乎日本能在戰後迅速崛起,科技工藝傲視全球。

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 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藤原拓海也不是天才。認真想想,他的功夫是長期上下秋名山送豆腐不斷練習而成。他也不是特地要追求速度,只想早點收工休息,練成“神功”有點無心插柳。數年前繼Malcomm Gladwell的著作《異數》以後,Daniel Coyle的《天才密碼》也有類似的論述,即天才非天生,都曾在他們專精的領域投入一萬小時的修煉。比如Beetles,在走紅以前曾在酒吧累積了整萬小時的表演經驗。把時間花在哪裡,成就就在哪裡。這不是很勵志嗎?只要努力不懈,你我都能成為“天才”。

天才密碼《頭文字D》和許多日本連載動漫有一樣的毛病,就是不知道怎樣見好就收。主角的對手一定要一集比一集強,到後來遇到大叔級的車神,竟要安排大叔半路嘔吐棄賽,拓海才能勝出,越來越沒有說服力。當然,我也可將它詮釋為歲月不留人,有的活動如賽車,還是年輕人佔優勢。

小時候師長常把“公仔書”列為違禁品,日本動漫是其一。沒幾個人可以在成長過程中沒看過日本動漫,無論是《小叮噹》還是《頭文字D》。我比較喜歡英文的名詞graphic novel,這些就是以圖文呈現的小說,也像其他文字小說一樣,只要用心閱讀與思考,都有所收穫的。

 

2018.05.02刊於佳禮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