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說情話

男人这东西 banner

女人喜歡聽甜言蜜語,八歲到八十歲都一樣,無論是說出來的情話,還是寫在紙面上的。我想很可能因為女人天生就是語言天才,不足兩歲就能說完整句子了,而小男生還在咿咿呀呀。語言是她們從男人身上取得對感情肯定的重要橋樑。也不是說男人不喜歡聽情話,但男人粗枝大葉,細膩的語言無論用得再美麗也像對牛彈琴,他們感受不到百分之一。不管在哪個閱讀市場,讀者始終是女性佔多數,或許便是女人對語言比較敏感的例證。

既然男人的語言能力天生不比女人,又怎樣能說得出、寫得出能打動女人的情話呢?這就要靠後天鍛煉了。怎麼鍛煉?第一層次是內涵的修煉,第二層次是說話的修煉。修煉內涵是最困難的,沒有捷徑,讀萬卷書也好、行萬里路也罷,必須經歷漫長過程豐富你所知所識,要說情話時才能串聯出動聽的句子。比方說:“你是我的太陽,我的星系裡的每個星球都繞著你轉。”如果你本來沒有太陽系的常識,就串不出這樣的句子。

你懂得的事情越多,發揮想像力、聯想力的空間就越大。 “讓我當你生命的和聲,襯託你優美的旋律。”“思念如癮,而你便是我的毒品。”“請在你的舞台盡情演出,我是你虔誠的聚光燈。”到這裡,你大概看得出要說好情話,需要文學的修煉和技巧。這些技巧說難不難,說容易也不容易。總歸一個原則,即是把抽象的概念用具體的意象表達。


比如“我愛你”就是一個抽象的說法,句子的意思十分清楚,但是有多愛? “我很愛你”、“我非常愛你”都無法讓人感受到有多愛。抄捷徑的做法就是附送玫瑰花,玫瑰花就是個具體的東西,有所象徵、有顏色、有香味,加以強調“我愛你”這個抽象的訊息。所謂具體,就是要訴諸五感,能看到、聽到、嗅到、摸到、嚐到的。具體的表現沿用到文字、語言上,就是用文學講情話的功夫了。 “你是玫瑰,我願意為了捉住你而流血。”

一般上常用的文學修辭法不外乎比喻、誇張等等。比如“海枯石爛”、“天荒地老”都是用誇張的手法表達“永遠愛你”。如果自己真說不出原創的情話,借一下古人的話也不錯,或者藉用現代詩句。情話也不一定要詞藻華麗,“我要每天早上為你準備咖啡,保證一定幫忙洗碗”,也很具體動人,因為有鮮明的畫面,很形像地表達了愛。

第二層次是說話的修煉,男人常常會覺得情話肉麻,不好意思說出口,其實大膽去說、去寫就是了。大致掌握了表達情話的方法以後,請大膽去表白吧!敢這樣講、這樣寫的男人實在不多,就算你說的不太好,也肯定非常突出了,若是真心真意,必能打動對方的。

2018.04刊於佳禮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笑不夠嗎?
請買一本《男人這東西》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