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網路沙包

我是网路沙包

在網路世代以前,老說寫作人孤獨,孤獨地在創作,作品發表以後也不知道讀者反應。現在不一樣了,除了寫作還是一個人完成的事以外,發表以後往往眾聲喧嘩,似乎想假裝孤獨一下也難。但是,這些網上反饋,未必是作者想要的。

網上文字訊息之多,已使讀者覺得文字沒什麼價值。在以前文字相對稀有,讀者必須付費購買書籍報刊,或者親自到圖書館跑一趟,對於能寫作的人還有一些尊重。如今讀者把作者視同草木,既多且賤,而且當作是沒有情感的東西,可以隨意謾罵出氣。在網上“交流”沒有面對面的社交壓力,而且在某些網媒社群發文可匿名,只要對文章中的見解稍不認同,立刻惡言待之。我在臉書時代以前便開始寫博客,領教過這些如污水般的留言,如果心臟不夠強大,作者可能就會被這些垃圾擊垮了。

然而心臟強大是鍛煉出來的,起初我還會回應那些顯然是惡意的留言,久而久之就發現那是白費氣力,留言者純粹為了發洩,根本沒有要據理辯論的意思。況且,有的讀者層次明顯不一樣,我沒必要降到他們的層次互丟泥巴。我連死亡恐嚇也接過,身體練成金鐘罩,臉皮之厚刀槍不入,心已長繭。大多時候我完全不去看留言,只有百無聊賴時會去瀏覽,回應善意、說理者,至於無禮謾罵的,我偶爾會調皮地稍加反擊,只是隨便捅一下好讓他也生氣生氣,但我自己絕不戀戰。


我不明白為什麼有的寫作朋友能那麼有耐性逐一回應留言,耗這個功夫不是太不值得嗎?作者的想法已經在文章裡頭完整表現了,何須留言多加辯解?世界上最難改變的東西就是一個人的想法,我改變不了你,你也撼動不了我。我作為網路寫作人就難免要認命,我就是個虛擬沙包,站出來給人打的。你打我出手夠重,我可能稍微搖一下,但絕不會反彈撞傷你。如果出手太輕,我甚至不會發出噗噗噗的聲音,呆呆掛著任你打。

這麼說來寫作的意義何在呢?你看有意義就有意義,沒意義就沒意義。我說了我的看法,期許能對讀者有參考價值,幸運的話還可能啟發一些人,但有人不認同是他家的事。我花了些時間才弄清楚:讀者不是我的孩子、我的學生,要怎麼想、怎麼做都不是我的責任。

不管那些讀者留言有多惡毒,我還是會繼續寫作發表。我只是個沙包,你打我,我不會逃,最多往後搖一下,又擺回來你面前惹你討厭。我不孤獨,看他們揮拳的樣子很滑稽–耗這般功夫欺負一死物,有鍛煉到腦筋嗎?宣洩以後又獲得了什麼呢?不是太不值得嗎?

2018.04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