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無風雲– 記蔡添強飯局

监狱无风云 - 记蔡添强饭局

我不會為政治人物背書,理由有幾。第一是不信任,從小受的教育都說政治骯髒,政客嘴臉說變就變;長大以後,我明白“骯髒”的豈止政治,任何人都會為個人利益而行事;第二,是不希望自己被標籤為某黨某派,一旦被歸類,不管說什麼都像受僱的槍手。就算一些政治人物的理念和我相近,我還是敬而遠之。有一回行動黨議員辦活動,邀請動地吟詩人上台表演,我幾乎答應,幸得詩人作家林金城提醒:詩人應該在台下,誰做得不好就批判,你站了上去那個舞台,再說什麼都沒有說服力了。

我和政治人物本無往來,但是進入出版界以後,總會遇到形形色色希望出版書籍的作者,也包括政治人物,蔡添強是一例。出版社不靠邊站,我們只是渠道,盡可能中立地幫助作者把有價值的內容傳播出去。對蔡添強的認識原僅限於報章新聞所讀,就算他的“鬥士”形象讓我心有欽佩,我還是提醒自己必須抱著懷疑:政治是“骯髒”的,蔡添強是一個政治人物。

我們相約談書,他姍姍來遲,YB事忙且雜,也是預料中事,我們先喝酒聊天,反正不急。蔡添強來到時禮貌致歉,隨行有一年輕人,據說是司機。蔡添強的樣子和我印像中看過的照片不太像,似乎白頭髮比較多,似飽經風霜洗禮。我聯想起另一個白髮老人,年紀比他大,皮膚好得多,想來吃藜麥真能養生。蔡添強溫文和善,這點和我想像的一樣,和他談話很舒服,因為他有我以為政治人物身上永遠找不到的誠懇。最近也和劉鎮東吃過飯,劉最吸引人的地方是能量飽滿,說話鏗鏘有力、條理分明,你很可能還是會被劉鎮東的魅力說服,但不會被他打動。蔡添強會。


他要做的書居然不是政治書,沒要“硬銷”什麼政治理念,他要說說坐牢一個月的獄中故事。他被控抵觸禁區法令,據他說是十分荒謬的,因為把他扣留在警察訓練中心的就是警察。在監獄裡他讀書,不只留下一些文字,還有畫作,他希望發表。獄中無聊,蔡添強還用麵包做成動物模型,帶了一些給我們看。原來他一直以來喜歡藝術,不過那是他無暇探索的一面了。那些模型紋理細緻,雖不至於栩栩如生,但讓我訝異的是連動物的腳趾他也做了出來。他說:“因為在獄中真的有很多時間。”

副社長林明志眼尖,覺得身邊的年輕人未必是尋常司機,遂逗他說話。年輕人氣盛,話中帶火,聽起來像受蔡感召而當其助手的。飯局中蔡添強繼續說了些獄中趣事,那可不是我們在電影裡看到的風雲,而像百態人生,雖然有一些些衝撞規則、和獄官過不去的情節,還是搞笑多於搞對抗。問他害怕監獄嗎?他的回答很讓我動容,牢獄之災是在他這一邊的從政者必然面對的事,那就坦然面對。他沒有要藉機賣苦情,反說獄中難得有閒可讀書思考,連書名後來也定為《加影自由刑》

臨別時問起蔡添強的理想,他說“改朝換代”是他的畢生志願,無關仕途。不知怎的,我完全相信他。

2018.05刊於中國報

监狱无风云 - 记蔡添强饭局

《加影自由刑》電子書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