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科學家

爱情科学家

愛情這回事有點像宗教,你相信就有,不信則無。它只是個概念,是無法測量的感情,但我老覺得有的女人把它當科學看待,用科學的方法一再想要證明些什麼。怎麼說呢?

科學的方法便是假設、觀察、測量、實驗,然後總結出理論。首先女人觀察男人的追求,假設男人對她的愛情存在。然後,她科學家的腦袋就感到不安了,需要測量“愛情”這東西:“你有多愛我?你會愛我多久?”男人不過是白老鼠,腦筋太簡單,給不了科學家滿意的答案。於是,她就要進一步觀察和實驗。比方說看看白老鼠會不會主動記得紀念日、會不會自發地陪她逛街提袋子等等。然後,科學家會得到一個暫時性的理論,愛或不愛。

但是,如果你熟悉何謂科學方法,就知道所有的理論都不是最終結論,必須持續觀察修正。比方說牛頓的萬有引力,後來愛因斯坦以相對論補充其不足處。女人也一直在做實驗補充證明— “你媽和我同時掉下水,你會先救哪一個?”


我還真的聽過科學家這麼問白老鼠:“你會不會為我吃大便?”如果問我,我的答案是:“會,不過,必要嗎?”如果女朋友遭恐怖份子挾持,手持機關槍瞄準她的頭,向我喝道:“你馬上吃大便,不然我殺了你女友!”那麼,我自然就必須吃大便了,因為在此情況下為了救命,吃大便是“必要”的。換作其他時候,用吃大便證明我愛你,真沒有必要,除了證明我腦殘以外沒有其他作用。科學家設計的實驗也偶有缺陷,愛情科學家的缺陷尤其多,或許因為愛情本來不科學。

上世紀曾有數學家哥德爾(Kurt Gödel )以邏輯證明上帝(或造物者吧)存在,用科學的方法去證明一個虛無的概念,無疑是非常有趣的嘗試。據說他遲遲未發表論文,是因為不希望大眾以為他相信上帝,而其實他是無神論者,只想用邏輯推理罷了。我試讀他的理論,抱歉實難全盤明白,有興趣的讀者可谷歌看看,以後當然也有不少學者駁斥他的推論。上帝存在與否本來就不是科學命題,就好像愛情的有無、深淺,也只是一種信仰,女人何苦一直用假設性的問題苦苦追問呢?

至於那隻白老鼠,它答不出話,後來被送去餵貓了。

 

2018.03刊於佳禮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笑不夠嗎?
請買一本《男人這東西》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