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學不會的事

没有学不会的事

我是路痴,曾經迷路兩小時不斷經過目的地兩百次而沒有發現。我不懂攝影,只懂得瞄準然後按鈕。我不會烹飪,微波爐於我如核彈,總覺得會爆炸。我沒有美術細胞,課堂上的畫作被黎彰傳老師“羞辱”(我沒有生氣,因為真的很醜)。我不會跳舞,左腳會和右腳打架。我不懂得的事,還有很多很多。我會以“路痴”之類的說法定義自己,彷彿認定這輩子就這樣了。但是,那些事情我後來學會了一些些,比如因出版的工作需要,我去閱讀和排版、美術相關的書籍,心裡開始有個譜。

你的腦,和我的腦,生理構造基本上一樣,像兩款不同牌子的電腦處理器,不管是雙核還是四核,功能還是相仿。所以理論上所有你能學會的事情,我都能學會。那麼為什麼有的事情你得心應手,我卻一塌糊塗呢?差別在“軟體”,也就是頭腦裡所裝的內容和程式。我們的腦子是以“關聯式”的方法儲存記憶的,比方說你原本記得媽媽的生日,後來發現某友的生日和媽媽一樣,你輕易就記得某友的生日;又比方說你原本擅長跳恰恰,後來學習其他舞蹈時比照原有的舞步記憶,輕易又學了起來。

這就對了。那些我覺得學不會的事,完全是因為在腦裡還沒有建構基礎記憶,沒有“鉤子”掛上那些新的知識和技能,並非表示“不能”學會。比方說我要拍照好看,但對美學無知,只要我刻意地去讀書上課,就能釘好一個鉤子,以後看照片就能分析何以為美,拍照就能進步。有了這個鉤子,我學排版又不是從零開始了,於是可以學得更快。愛看書的人能越讀越快,因為累積了大量知識,就好像滿腦子都是鉤子,新資訊輕易就掛上舊鉤子,迅速吸收消化。


我相信沒有事情是學不會的,覺得學不會是因為心底抗拒。面對新事物我們感到有威脅,害怕做不好會惹來批評,傷害自尊,乾脆自認不懂,拒絕接觸,便可留守安全區。我自認“路痴”,別人就不會責怪我迷路遲到。老人家“學不會”使用科技產品,障礙只在心態而已。小朋友沒有這種自尊的障礙,他們樂於建立新鉤子,無論什麼新知識都像海綿一樣吸收,但在成長過程中,也難免像大人那樣逐漸喪失快速學習的能力。

你的腦,我的腦,和史提芬霍金、愛因斯但、達文西的腦,都一樣。我們的手腳,和李宗偉、麥克喬丹的手腳,也一樣。沒有任何先天限制攔阻我們學會他們懂得的事情。後天限制倒是會有,不過這些限制大多是我們自設的。大概只有一種限制終究跨不過去,那就是時間的限制。人生苦短,不可能什麼都學會,該投資時間學什麼做什麼,就看個人選擇了。

2018.03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