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到嘴邊

喂到嘴边

居然有讀者反映說看不懂我的新書,儘管我已是刻意用最市井的筆調描寫男人心聲了,究竟還能寫得多淺白呢?和一位網紅談起此事,他的解釋讓我很“震撼”:“不關文字淺白不淺白的事,你寫作喜歡繞圈,現在的讀者需要你直接告訴他該怎麼做!”

網紅說對了,我喜歡側寫,留下空間讓讀者自行思考、體悟。在我的文學訓練裡,不明說的訊息往往更有力,因為這樣能讓訊息在讀者心裡萌生,而不是由作者強行灌注。比如幽默這回事吧,要讓聽眾會心一笑才高明,扮小丑跌倒當然也能惹笑,但其中並無蘊含任何訊息,自也沒有玩味的空間。

網紅以我的書為例,說如果由他來寫,必定是用“你應該對女友如何如何”這樣的筆調,我大力抗議:“這樣多沒趣味啊!難道讀者不會想,憑什麼要相信我說教嗎?”


“現在還不是文盲、還會讀一點東西的人,要的就是這種'餵到嘴邊'(spoon-feed) 的方式。你拐一個彎,他們就迷路了!”

其實我在某網媒上寫專欄,早已留意到這樣的現象,只是一直沒有正視。我平鋪直敘甚至刻意低俗的時候,迴響甚多,那是意料中事。我本想先累積讀者,然後再逐漸提昇文字的層次,讓讀者追上來,但很快就發現這不過是異想天開。文章中如果我稍微運用一些寫作技巧,就會看到這樣的留言:“到底在寫什麼X嘛?”

樂觀來看,閱讀人口不是沒有,但越來越偏向速食型。就像吃快熟面,要夠辣夠咸,只求充飢,不問營養。不能完全怪罪社交媒體,無論在哪個世代思考型的讀者本就不是多數。可是,社媒上充斥那些又短又辣的零食文字,的確在加速逐漸摧毀讀者的味蕾,破壞他們的腸胃,就算作者精心創作營養豐富的好文章,讀者不是難以下嚥就是消化不良。那麼, 請問作者要堅持曲高和寡,還是迎合市場?作者也有尋求認同的需要,很難抗衡市場的力量,最終可能主動降低水平,於是讀者便沉得更低,永遠升不上來。

無法深度思考是很可怕的事,掌握資源的當權者可以散播廢文,左右人民的意向。美國當局正在調查選舉中俄羅斯如何利用臉書影響民意,川普則用他情緒高漲的空洞演說吸引了大部分選票。這位有識之士認定“不行”的候選人,被大部分“無識之人”選為比小布什生產更多笑話的總統。民主勝利乎?民主要真正勝利,需要有知識、有智慧的選民,否則勝利的還是大鱷。

要拯救的是下一代,回到根本:讀好文章,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和品味,以後他們便能自行判斷資訊的優劣,不會等別人“餵到嘴邊”。社媒出現不過是近十年的事,大家只看到其傳播力,並沒有設想到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劣質訊息流傳更快更廣。要拯救的是下一代,因為這個世代恐怕已沒救了,已經腦殘。

2018.03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