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錯幾個字

写错几个字

張盛聞在社媒寫“屎蛤”兩字,又把“炒”寫成“抄”,惹來批評。坦白說,如果不是有識的網民指出,我本來也不會寫“血蛤”、“螄蚶”。但如果我要寫,會直覺地以為這名詞有問題,先谷歌一下。

就好像“雲吞”,我以前也懷疑過這寫法是否有誤,難道不是“餛飩”嗎?會不會是哪個小販隨便找兩個字拼湊、此後以訛傳訛的?維基一查,據說出自清末文人何淡如的對聯“有酒何妨邀明月,無錢那得食雲吞”,因粵語“雲吞”和“餛飩”同音,藉此和“明月”對仗。 “雲吞”畢竟還是很美的名字,這餛飩的樣子不就像一朵小雲?如果有一種食物名字居然有“屎”,我一定會查清楚再寫。

平心而論,這兩個字在馬來西亞常常看到,看多了就以為是對的,沒有查證也不是大罪。如果是我寫錯,讀者大概就只是提點一下,不至於窮追猛打。副教長寫錯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他的社媒賬號有一隊反對黨網兵在監視,一點小錯就能無限放大,把張盛聞說成是華文爛、沒文化的馬華份子。其實你翻開一份報紙,天天都能找到爛華文,就此小事便對張盛聞作人身攻擊,是我無法認同的。


常人習慣以一兩件事去定義他人,而且通常最記得負面的事,我也難例外,因為媒體通常會放大壞事。比如張盛聞吧,叫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離開承認統考還有一里路”,他沒有明說但你也應該知道的事實是:jaga這條路的從來就不是張盛聞也不是馬華,管你還有一里還是一寸,不讓你過就是不讓你過。而且,這種定義往往是二元的,非忠即姦,沒有中間。比方說醫生作家林韋地評論了一下郭素沁的賀年短片,就有人留言指摘他親國陣。我在想,會不會也有人因為此文而對我口誅筆伐?

我們一般上通過媒體認知政治人物,有一次在馬華的公開交流會上看到張盛聞,覺得此人能言善道,對答如流,似對分內工作瞭如指掌。不能憑一次寫錯字判斷一個人,自也不應僅憑一次碰面判斷,就看他接下來還有怎樣的貢獻。

“屎蛤”兩字到截稿為止,張盛聞都沒修改,倒是“炒”字改正了。

2018.03.07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