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話連篇

狗话连篇

話說阿茂養過一隻狗,這狗兒很奇怪,就是不喜歡靠近人。它對貓對鳥對花對草都親切得不得了,但人一靠近它就閃。阿茂硬把狗狗帶去見一著名訓犬師胡夫剛,請教原由。胡夫剛說:“噢,我跟狗狗談兩句。”胡夫剛靠近狗狗,說也奇怪,狗狗完全不抗拒胡夫剛,然後一人一犬交頭接耳了一陣子,胡夫剛看了看阿茂:“噢,我明白了。”

阿茂說:“你很神啊!真的會跟狗狗說話?為什麼我的狗狗不親近人?”

“噢不是,狗狗是教徒,在他的信仰裡,人不干淨的!”

天生萬物,各有其位。記得小學老師在課堂談害蟲益蟲,又補了一句,是誰決定是害是益的呢?就是人類以其利益為出發點來分辨的,無論什麼蟲類都只幹天生要幹的事。人類更多,更複雜了,除了互相看不順眼的種族歧視,還有信仰、迷信、文化造成的物種排斥。比方說烏鴉吧,就長得黑了點,叫聲吵了一點,就被當作不祥之物。老鼠本來惹人討厭,遇到鼠年地位好像又提升一些。


大家喜歡和討厭的事物不同,既然生活在一起是必然的事,就必須學會互相尊重。像黃明志的狗音樂視頻在回教堂附近,如此刻意挑釁,就實在太不可取、太沒禮貌。我非常欣賞伊斯蘭發展局早前發布的文告,籲請穆斯林尊重華人的狗年。在此之前,大家自我審查過了頭,一件不知道誰設計的十二生肖T卹還自刪豬狗圖樣,改以文字代之。購物廣場都在盡量淡化狗狗的圖樣,這現象甚至引起台灣媒體關注,不知算是奇聞還是笑話。

儘管伊斯蘭發展局發此文告,但我覺得沒多大影響力,大家必然還是習慣小心為上,繼續自我審查,避免踩到誰的尾巴,無端被咬一口。那麼,貿消部刊的狗年賀歲廣告,用的圖像居然是一隻會吠的雞,又是不是自我審查的結果呢?不全然。這麼一個“技術錯誤”就透露了團隊裡沒有華人把關,或者有但是懶理,大剌剌的踩華人尾巴,說什麼尊重、團結都是空談。

阿茂發飆:“這隻死狗吃我的用我的,竟敢嫌棄我?!”

“你要尊重它的信仰。”

阿茂搔搔頭,無奈的認同:“好吧….. 但是呵,為什麼狗狗不排斥你?”

胡夫剛嘆息:“它以為我是同類。不景氣,我打三份工,忙到狗醬。”

2018.02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