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身

藏身

清晨上車,我總無法立刻發動引擎。

往車子走去時,心已在下沉,是刻意的,沉到水底的心,才安靜、平穩。一日之始,彷彿大戰在即,紛紛擾擾的訊息將會湧入,還有那些進進出出的文件,來來去去的人,形成的軌跡勢必把我身心分割為片,這一片你的,那一片他的。我要把心沉下去,藏起來,但它始終忐忑,直到拉開車門,遁入車廂,門悶聲一響關上,封閉起來,像把那些吃人的末日喪屍隔絕在外,我才能有片刻安穩。也只是片刻。就算只有片刻。

早餐的咖啡因才剛隨血液沁入腦際,開始清醒地知道這是逃避,還是得打開手機,檢視一日流程,大略擬一擬作戰計劃,把需要預先交代的工作發訊出去,車廂變成一人的指揮中心。未幾,嘆一口氣,打開手機遊戲,看看我那虛擬的城市還欠缺哪些建築材料,開始投入生產,也許到下班時便能再擴展城市的版圖。放下手機,大概是時候開車了,輕按發動鈕,車子輕吼一聲,輕得像嘆息。


行駛中的車子像開戰中的辦公室,在川流不息的公路得時時對路況反應,但都是自動的反射動作了。偶爾有靈感會在搖晃的車子裡滾出來,寫作的、工作的、生活的,無法筆記,總提醒自己必須記住,卻往往在下一個轉彎就不知滾到車裡的哪個縫隙,一時找不回來。流動的車子,彷彿留不住那些什麼。

到了公司,熄掉引擎,安靜突如其來,彷彿退潮以後時間突然凝固。我沒有立刻下車,不捨得。路上忘了的思緒,試圖再在腦海翻找一回,但常常還是無所得,也許明知無所得的,不過是拖延面對戰場的藉口。最後還是得開門,下車,一把拎起沉甸甸的背包,關門以後就不回頭。但歲月已追了上來,有時午後累不堪言,又會溜到這私密空間小睡片刻。

下班上車就不會有這樣的猶豫,像個逃兵,趕在下一顆飛彈炸來之前潛逃,一離開停車場就似乎聽到身後傳來爆炸聲。然而回到家還是不想下車。家裡有人嗎?如果有,便又是要陪伴;如果沒有,那不過是從車廂小小的空虛,換過去更大的空洞,至少在車廂裡我有被包圍、被保護的感覺,像穿了一套盔甲。

終究還是要下車的, 必須接受吧,人生是不斷的流動靜止流動靜止流動靜止流動靜止流動靜止…..

2018.01刊於佳禮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