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囖!

Sorry囖!

很久以前女友說我的道歉不值錢,因為我成天犯錯、屢屢道歉,道歉以後又重蹈覆轍,十分揾笨,可見我是沒有誠意的,只是當下敷衍安撫她罷了。哎呀讓她看穿了,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錯,道歉只是我讓她盡快shut up的手段。我的道歉量產,且人微言輕,敦馬哈迪公開道歉就很不一樣了,舉世矚目,大家競相分析一字一句。我在猜我女友會怎麼說,他的道歉值錢嗎?

我的第一萬次道歉大概值得兩分,敦馬首次公開道歉應值萬金,萬金油的萬金,讓很多“條氣唔順”的人塗一點在人中,清爽醒神一下;或者塗一點在太陽穴,舒緩一下積壓多年的偏頭痛。但我們都知道萬金油是不能治病的,有人評論目前國家弊端多因為敦馬種下前因。傳說中的東馬身份證計劃如果不是傳說,那麼它已在民主選舉制度劃下恆久的傷口。人民之聲顧問柯嘉遜一直要求敦馬為茅草行動道歉,現在他道歉了,我們該有何感受,咦不對……

1958年5月13日(別怕,不是69),法國殖民地阿爾及爾發生政變,法國右派不同意讓阿爾及爾獨立,奪取政權後還揚言將進而控制全法國,內戰一觸即發。臨危就任的法國總統夏爾戴高樂是二戰英雄,他親身飛往阿爾及爾,對眾人發表充滿魅力的演說:“我了解你們了!”眾人狂熱歡呼,他繼續說:“將會有新選舉,新代表會做適當的決定……阿爾及爾會在法國找到它的位置……法國萬歲!”歡呼以後送走總統,似乎沒人發現戴高樂其實什麼都沒承諾。 1962年,他還是讓阿爾及爾獨立了,那場演說不過是緩兵之計,他沒說謊,只是聽的人有自己的詮釋罷了。


敦馬道歉,不說為了什麼事,還明說“隨你詮釋”,而且“道歉不等於認錯”。你如果質疑他的誠意,就表示你的腦殼還沒有壞。大選在即,精明如敦馬的言行必和政治目標緊緊相扣,道歉比不道歉有利,能多安撫幾個人,說不定多換幾張選票,那就有理由這麼做,和誠意一點關係都沒有。勝負背後有龐大的利害得失,這道歉如果湊效,就真值萬金,黃金萬兩的萬金。

另外,對阿爾及爾政變的詮釋,取自羅伯格林的書《誘惑的藝術》,《用語言的魔力種下混淆》卷、《誘人的演說》章。你被誰誘惑了嗎?

 

2018.01.02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