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大叔再出招

花花大叔再出招

車友聚會,盧克見新成員小黃帶著女友前來,長得十分漂亮,笑容可掬。盧克打量了女生一下,向小黃打招呼:“好久不見。”然後似猶豫半響,對女生說:“嗨!思敏你好!”

“我不是思敏,我是媚兒。”女生回答。

盧克一臉錯愕,看看小黃又看看媚兒:“小黃,明明上幾次那個是……啊我記錯!那是老吳的,對不起!”

媚兒說嘴上說沒關係,但笑容明顯沉了下去,瞪了小黃一眼,小黃一臉無辜。我不知前因後果,只知小黃免不了要解釋一番。盧克說:“我賠罪啊,這餐我請。”然後開始和小黃聊開,但很快就把媚兒扯進來,變成和她對話。他又發揮他口甜舌滑的功夫,把媚兒逗得笑不攏嘴。

我覺得盧克有陰謀,一個月後果然聽說媚兒和小黃分手。再見盧克時我問他:“你搶小黃女友啊?”

“當然沒有!朋友妻,不可欺。就算和小黃不熟,我也不會做這樣的事。”但盧克難掩狡黠的笑容,沾沾自喜。

“說啦!我不是第一天認識你!”

“真的,不過,媚兒現在不是'朋友妻'了。”


“你做了什麼?”我追問。

“如果他們溝通良好,互相信任,我哪能一句話就讓女人猜忌?”

“你幹嘛老搶別人女友嘛!”

“錯錯錯,你說錯了。”盧克喝一口咖啡。 “首先呵,沒有誰是屬於誰的,何況他倆還沒結婚?好女人很搶手,自然多數名花有主,如果有主的都不要,就剩下草可選了。”

盧克在牆上輕輕敲了個裂縫,再把磚塊挖開,用這麼個洞口開始對媚兒表達關注。儘管嚴格看來,他並沒有做什麼逾越友情的舉動,就是關注罷了,但輕易把粗心大意的年輕小黃比了下去。盧克說:“如果小黃對媚兒夠好,哪會輕易分手呢?”

不管盧克怎麼說,我就覺得他在搶,搶人女友的確是他的專長。基本功夫他說來也簡單,人總有不滿足的地方,沒有一段關係是完美的。只要有對話管道,他會在女生腦中把男友的問題無限放大,再適量滿足她的需求。比方說小黃對媚兒關注不足,那麼盧克就讓媚兒覺得有人待她如太陽系中心。

我問盧克,後來媚兒有和他在一起嗎?他說還沒有突破。我正義感油然而生,想“拯救”媚兒。在某次聚會我藉故向她談起盧克,暗示盧克是花花大叔。不久後,盧克來電對我說:“謝謝你幫忙啊!媚兒和我一起了!”

“有沒有搞錯?!怎麼可能?!我又幫你什麼了?”

“你說我是花花大叔咯!”

“我明明是要她提防你呀!”

盧克洋洋得意:“要知道,花花大叔是稀有品種,你引發了女人的好奇心,她們就想看看我有什麼能耐,能不能收服我這種浪子。”

難道我真的成了幫兇?也罷,盧克大概只是調侃,反正就算我沒做什麼,盧克還是會有他的辦法。真正叫我不解的是,這傢伙都五十幾了,女人到底在想什麼?

 

2017.11刊於佳禮

 

購買此書讀更多: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笑不夠嗎?
請買一本《男人這東西》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