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勵志

玩物励志
這是《 飛鏢志》系列裡9篇中的第4篇

我也不是不知道飛鏢遊戲沒什麼益處。賽車,至少技能可部分轉用到日常;,至少可以娛樂親友。這種電子飛鏢不過是單手運動,無法強身健體,也不可能在現實生活中當武器。但不知怎的,就是很好玩,讓我著迷。我在想,為什麼?

小學時看武俠,最喜歡的是暗器高手。打架太辛苦,會受傷會痛,我在十步以外放暗器,不是更能方便地擊倒對手嗎?於是我開始練習投擲小物件,比方說在學校撿起小石子拋向不遠處的桌椅,暗自想要成為“神投手”。年齡稍長以後,當然就不了了之。這或許是內建在男生的基因裡的,凡能讓我們遙觸雙手不及之物的工具或玩意,都讓我們興奮,像弓箭、射擊,以至遙控車、飛機等等。 (電視遙控器不算。)直到最近受管啟源、林明誌等損友之誤,再次誤入歧途,夜夜流連鏢場。

男人投入一個玩意,是很狂熱的,我們傍晚一開局可能就競技到凌晨。幾個高手朋友說他們的練鏢故事,有者每日練習六小時,有者甚至在配備和場地消費花掉整萬元。我是初哥,實在不明白像阿管這樣的高手怎麼老是鏢無虛發、萬鏢歸心。我問他,除了苦練,可有特殊情況曾讓他突飛猛進?像武俠世界裡的主角般打通任督二脈?他說,他才不算高手,山外有山啊!有一晚獨自練鏢,有位老者實在看不過眼這小子技術太爛,出手相助,嚴厲地調整他每一個細微的動作,一直到凌晨四點。一夕之後,出鏢如有神。啊多麼武俠!


能讓男人們如此投入,“競技”是關鍵詞,標靶不只有分數,遊戲公司還為鏢手分等級,從一至三十,一的比盲人好一點,三十的比神低一點。只要有競爭,男人就會樂此不疲。參與此活動以後我才發現全馬鏢場林立,國內國際比賽頻頻,獎金比文學獎高太多,是一門蓬勃的生意啊!

古時說的“玩物喪志”,在現代有點不一樣了。電子遊戲運動比賽在遊戲公司推動下已成氣候,電視直播觀眾百萬,冠軍不只贏得豐厚獎金,還一夕間成為圈內名人。捉寶可夢手機遊戲退潮之際,大多人可能不知道寶可夢紙牌遊戲不曾退熱過。你以為只是小朋友在玩?有一天我經過遊戲商店外的餐廳,聽到兩位開跑車的大叔對話,他們不只在玩,還在買賣寶可夢紙牌,稀有者一張可炒至高價數百美元。在現代玩物未必喪志,玩得其法搞不好還能出人頭地、光宗耀祖。如果你是遊戲的創作者更不得了,Candy Crush、神魔之塔等都是百萬生意。多勵志!

我暫無意參賽,也不想做飛鏢生意,只是發現飛鏢和賽車有異曲同工之妙,讓人專注,忘卻煩惱,減壓功能超卓。此外,刺激我反思,何以一個簡單的遊戲可風靡眾男,搞不好我的潛意識中正在醞釀著下一個百萬點子。

自省是有,自製尚未,待我丟中紅心再說。

2017.11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