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壽司很難吃

你的寿司很难吃

這家餐廳的壽司據說是老闆自創,結合美國元素,乳酪下手毫不留情,結果是一口就膩,永遠不想再來。老闆問我:“好吃嗎?”

“不錯。”我其實想說的是你的美日雜交壽司徹底破壞了兩國關係說不定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不過我只能勉強擠出叫老闆自滿的兩個字:“不錯”。

也許會有其他人告訴老闆他的末日壽司將會為他的餐館帶來末日吧?但我猜想永遠不會有,為什麼?因為人就是不願意當面批評,說出讓對方不舒服的話,反正對方的成敗和自己無關。


最近讀過一管理個案。老闆在會議上建議一項產品計劃,徵求意見,大家都興奮地說可行。作者是在場的顧問,在會議後做匿名問卷調查,卻發現與會者十之八九其實都不看好,且各有強力的理由。無論企業文化多開放,希望討好老闆和同儕的本性很難改變,還是會盡撿好話來說,如此難免會陷入集體思維groupthink的陷阱。

我自己感受猶深,過去我做過太多失敗的案子。開案之初,同事們總唯唯諾諾,很少敢持反對意見。儘管我隱然覺得有人不以為然,但在聽不到其他意見的情況下,我也看不到問題,只有孤獨地往前衝,後來往往焦頭爛額。那麼能如何克服呢?

Postmortem是指事後檢討,作者談premortem事前檢討的管理概念,在項目進行以前預先假設它失敗了,然後請大家提出它失敗的原因。因為前提是預設失敗,與會者就不必為老闆留面子,可盡情說出敗因。如果要更有效,還可匿名進行,再針對每個敗因討論。這樣收集了項目的各種弱點,便可先設防,甚至取消整個項目,就不會浪費資源了。如果我早點學會這個管理技巧,那該多好。

那家壽司店是來不及做premortem了,但如果老闆能放下自尊心聆聽顧客反饋,還是有救。最簡單的做法當然是做顧客問卷調查,讓食客填一張匿名的表格,總有人會告訴他壽司吃了讓人感覺會折壽。當然,我和大多人一樣,不會主動建議老闆做調查。後來再經過那家餐廳,看起來還是冷冷清清,遲早要做postmortem了。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