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用作業簿有什麼用?

禁用作业簿有什么用?

教育部副部長張盛聞宣布一年級至三年級學生禁用作業簿,主要理由是教育簿所指定的課本應已足夠,額外作業簿過多是“本末倒置”。還有一個順帶提到的原因,便是家長投訴書包過重。

首先要問,作業簿究竟對學習有何幫助。大多說法是,在學生回家後可幫助複習,複習的確是有助於學習的。如果你認同這邏輯,那麼禁用作業簿等同減低學習效率。如果還是因為要解決書包過重的問題,就更無稽,不針對重量下手,而犧牲掉教育的主旨:學習。無論是控製作業簿的數量,或是改用備有輪子的書包,都比全面禁止作業簿來得恰當。

但是,作業簿真的必要嗎?複習只有用作業簿一種辦法嗎?閱讀課本也是複習,老師指派的其他功課也是。再進一步問,這樣的課後復習真的必要嗎?以我個人的小學經驗為例,上課專心聽講,下課後除非準備考試否則絕不碰課本,照樣名列前茅。我的小孩在國際學校,功課也一樣少,所學所知更勝我當年。因此,我非常懷疑課後作業的效用,當然也不認同課外補習。


我中學時有一位科學老師楊國雄,每次上他的課時我都會抖擻精神,全神在聽,因為他妙語如珠,我生怕自己一晃神就錯過他精彩的笑話。他教我們背元素週期表,鉀鈉鈣鎂鋰鋅鐵鉛銅汞銀金,我到現在還記得,因為他說“嫁那個美女先貼錢,同共迎親”。好老師比一打作業簿強太多。禁用作業簿,並不會達到任何學習效果,教育部不如研究一下怎樣提升老師的演講能力和教學方法。

我記得小時候並沒有那麼多作業簿,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呢?追根究底的話可能會發現又是商業作怪。出版商要拓展業績,勢必要不斷推銷產品進入校園這龐大的市場。我不否認這些產品有用,可減輕老師準備作業的功夫,也讓孩子復習課業,但量多起來,便成了學生多餘的負擔。這下突然喊停,對出版商必有打擊,但對他們的控訴無須太在意,因為必是為企業利益而發言,而且遲早能調適過來。教育部應如副部長所說,做“對的事”。

但,禁用作業簿,做對了嗎?沒有做錯不代表做對,只是做了些沒用的事,就好像每幾年市政府就要換一下路名,怡保路不再叫怡保路那樣,根本無關宏旨。禁用作業簿才是本末倒置,削足適履罷了。

 

2017.10.19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