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罪惡中心喝啤酒

在罪恶中心喝啤酒

其實我不覺得馬來西亞是個封閉保守的社會,但我們卻有封閉保守的政客和公務員。吉隆坡市政局不批准本來十月初要在Publika辦的“最佳啤酒嘉年華”,一個相關的理由也許是因為伊黨中委裡端莫哈末諾發文告說啤酒節將觸怒本國回教徒,使國家蒙羞,甚至成為亞洲罪惡中心。我不知道裡端住在哪個烏托邦,我住的地方老早已經是罪惡中心,而且和啤酒無關。

這裡淫業橫行,曾被美國列入人口販賣黑名單;只要有錢,隨便問問什麼藥都買得到(我不是說退燒藥),剛剛才讀到王室成員擁毒被控的新聞;地下賭博蓬勃,聽說球隊輸贏還得看馬來西亞大佬臉色。當然,萬惡貪為首,因為什麼事都能花錢了事,所以什麼事都可以發生,貪污我們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這些都和啤酒無關。

Glass of IPA
Photo by radovan on Unsplash

啤酒節源自德國,德國並沒有成為歐洲罪惡中心;美國的啤酒比汽水還便宜,美國也沒有淪為美州罪惡中心。裡端只是在用回教徒的價值觀看事情,戴著綠色眼鏡,世界看起來就是綠色的。而且這套價值觀在我國非常安全好用,只要以教義、國情為出發點(或藉口)行事,沒誰敢說有錯,儘管我們心底知道有多無稽,因為深知民情並非如此。


我想不起我們禁過多少演唱會,幾乎每次都因為歌者形象性感。我不明白網路如此盛行,禁一場稍偏性感的演唱會還有什麼意義。我很喜歡口技諧星Jeff Dunham,2014年他來馬巡演,我國政府禁止他創作的木偶Achmed the Dead Terrorist上台,理由是因為恐怖份子角色的回教色彩濃厚。 Dunham明知觀眾都要看Achmed,他讓木偶喬裝成“法國恐怖份子”,照樣上場,括政府一記耳光。讓我覺得蒙羞的不是表演者,是愚昧的執政者。同樣的Achmed,在中東演過,觀眾笑得不亦樂乎。難道我們比中東更封閉?

某程度上是,但不是因為虔誠,而是缺乏自信。本地華社捍衛中華傳統,是因為文化地位受威脅,在中港台區不會有這樣的口號。在回教文化和地位都鞏固的中東國家,人民不只不怕Dunham開回教的玩笑,還能一起開懷大笑。反觀在這小國里的文化和信心無時無刻都受世界洪流沖擊著,漢都亞要舉劍喊“馬來人不會在地球上消失”,正因為有消失的恐懼— 即便是幾杯啤酒,也怕被它沖得潰散了。

這些封閉保守的措施,不過是自衛(慰)心態罷了。要改變,需要膽識,政客和公務員兩者皆缺,未來一定還有很多“不符民情”的活動遭禁,繼續生產國際笑話。馬上就發生了要禁止同志派對的事,除歧視之意明顯之外,還妄顧人民聚會的基本權益。

2017.09.26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