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你去劇場

约你去剧场

音樂從她指間流出,據說演奏是即興的,中阮開始說故事的同時,古箏、鋼琴、揚琴、鼓都各自發聲,音樂越發豐富起來,充滿了這百人劇場。那種無縫的和諧,讓我不禁要問:這真的是即興演奏嗎?就算要我即興演講也有難度,何況是演奏呢?在我這外行人看來,這像是不可能的事,感覺如魔術一般。 《阮說》音樂會的英文名稱是Dialogue with the Ruan,意即“與阮對話”,那一刻音樂家們發揮經年累月練就的功夫,立刻就進入共有的節奏,以各自的旋律,在對話。就算不懂音樂,那種震撼還是任誰也能感受到的。台上累積的可是整百年的音樂修為啊!

且看合奏《平湖秋月》的兩位前輩,椰胡楊偉鴻和電阮張華林,連譜子也不看,氣定神閒地彈彈撥撥,像飯後茶聊,音樂彷彿母語。他們越是隨意,我越是讚嘆。再看張雲翔飛一樣的指法,還有陳永耀的琴竹如雨落般敲在揚琴上,都神乎其技。音樂會原來不只是聽的,還是看的。還有劇場特別設計的燈光,把音樂家都詩化了,無論內容和形式都突破了大家對華樂的刻板印象。

我其實很少進劇場看表演,忙是藉口,懶是理由,尤其音樂這回事,聽手機不是很方便嗎?興致重燃是因為自己剛演過動地吟,從網上留言發現連不懂詩的觀眾也有所感動。我也以為自己不懂音樂,可是這是自打嘴巴,我平常對學生說讀詩不需要“懂”,藝術是用心感受、欣賞的。於是決定赴一場音樂會,原來現場的音樂表演像愛情,是當下的,你不能把愛情拍成照片回味,照片沒有聲音,變成呆板的定格;你不能把愛情上載到雲端聆聽,沒有畫面,是片面的記憶;你也不能為愛情錄影,沒有現場的氛圍,味道已經變了。你一忙著拍照錄影,就錯過當下愛情的感覺。


明明說了禁止拍照錄影,還是有人大剌剌的在拍。本地劇場文化還沒成熟,還有人遲到。音樂會結束,演奏家王美頤終於能放下樂器和觀眾講幾句。她鬆一口氣,終於把票賣完,座無虛席。我自己也剛經歷動地吟賣票狂躁症,心有戚戚焉。這麼精彩的演出,賣票竟然也有困難,想來因為大多人還沒發現劇場的美,和電影院是截然不同的,值得你現在就看看最近有沒有什麼表演,快快拉朋友去看。

用文字形容一場音樂會,怎樣也無法重現音樂的靈魂。文字是眼睛的,而音樂不只是耳朵的。我還是得和你說說,因為我要說的不只是一場音樂會。不要想太多,就是因為不懂才要去了解一下,這兩個月各類表演頻密,就去,必然能領會些什麼。你會發現,原來你“懂”的。

2017.09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