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天動地吟

翻天动地吟

為什麼要辦動地吟?因為不定期辦,每次總有人問理由。我看可把回答標準化:國家不興,詩家興。

不平,則鳴。

然而動地吟不僅僅是控訴,還有詩和藝術。近三十載歷史的表演,累積了以萬計的觀眾,我頑皮地想像還能如何顛覆。這是國家困難的時候,這是公司困難的時候,這是人生困難的時候,在最困難的時候,或許一場大變的動地吟,可以為我們翻天亦未可知。


我卻隱隱然覺得,這是我的最後一場了。翻天動地,原來需要巨大的力氣,原來當年傅老等前輩付出的精力是那麼的龐大,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撐下去。

這回本不想上台,專心做好幕後工作就好,支援那些比我更有才華、更具年輕活力的詩友放光,但導演鄧壹齡實在把動地吟弄得太不像動地吟,有別緻的服裝、特定的場景、豐富的道具,更罕見的是有結構的劇情。我心癢難當,遂再試一次。

我想,能在這麼獨特的舞台上和大家說再見,大概是最圓滿的句點了。

2017.08.23刊於星洲日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