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地吟2017,故事早已發生……

动地吟2017,故事早已发生......

不知有意還是無意,我發現動地吟的故事早已在劇場外發生。導演鄧壹齡沒有事先告知,不知是否她刻意設計的。詩人先發布帥氣西裝個人照,這些角色當然都不是大家平常的樣子。後來海報發布,看到這些帥哥們被打、被綁、被鎖、被困、被虐,情節於是推進了。到演出那天,8月26日、27日,劇場內的故事是延續海報上的。我不能劇透,但肯定會有驚喜。雖不能劇透,說說排練的情況總還可以。

第一天,我本以為就要開始據劇情排練,、演戲,誰知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導演讓大家熱身,然後玩遊戲,很簡單的遊戲— 看起來很簡單的遊戲。比方說,每人依順序叫出一種水果,很簡單是吧?然後,導演要求同時逆序拋球,這就讓大家有點精神分裂了。導演還指示念水果、拋球之餘同時自由走動,又更難了。為什麼要做這些訓練呢?為的是啟發感官,這回詩人上台不再只是演獨角戲,而是群戲,必須兼顧舞台上許多流動的因素。

導演還讓我們自發地做許多平常不會做的動作和表情,還有奇怪的互動– 羽倫一直在周圍滾地亂爬、我扭扭捏捏地色誘子揚(徹底失敗)、建華不知何故突然對我露兩點(還有女生在)。這算是演員速成班嗎?詩人平常動腦用心為多,肢體大概不甚發達,這麼操練一番,又發掘出表演更大的可能。


我最期待壓軸節目“即興接詩”的試演。詩劇之後,詩人回歸本色,讓觀眾看他們如何喝酒吃肉,即席創作。這是對過去動地吟模式的致敬,卻又不盡相同。過去演出畢竟還有一些事前準備,這回卻完全不可能,因為題目要到台上才揭曉,就算知道了也無法立刻思考詩句,因為無從預測上一位詩人會如何天馬行空。在一次演練中首幾位詩人連續接了幾句浪漫的詩句,輪到若濤時他居然說“突然我尿急”,徹底摧毀原有的氣氛,把作品送往另一方向。

如果我說,這個壓軸節目,其實也是詩劇的一部分,算不算劇透?如果我說,這整個演出,其實是我們人生故事的一部分,算不算劇透?故事早已發生,比海報照片更早,詩人一直在現實中從詩的窗口窺視另一面的世界。過去的動地吟舞台,還是現實的,今年的動地吟舞台卻打開了那扇詩之窗,詩人一個接一個的爬了過去,偷渡到詩的國度。

我有時無法確定這還算不算一場演出,於我,比較像一趟奇幻的旅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作品嗎?
請我喝杯酒,買一本詩集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