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氏書院的LED

陈氏书院的LED

約30年前,動地吟的前身“聲音的演出”便是在陳氏書院辦的。月光下詩人傅承得、遊川等對著兩百觀眾吟唱家國詩曲,吟到痛處潸然淚下。若今天再辦,月光變成閃閃的LED,大概哭不出來,因為欲哭無淚。這已不單純只是品味的問題。

81458_G_13316718623322008年有一場動地吟在柔佛古廟舉行。 1991年華社以身軀捍衛不了的那座山門,經已重建。參演的詩人林金城對古蹟頗有認識,曾著書《十口足責》。 “古”為“十口”,有眾人之意;“蹟”從足部,有行動之責,此書旨在傳揚維護古蹟乃大眾責任的訊息。他低聲對我說,山門磚瓦的用料和顏色都錯了,那120年曆史已經模糊。

這也不是特例,我曾隨金城走訪一些古建築,他頻頻指出修補處的錯誤,可惜我不是專家,聽了也一知半解。值得大家關注的是,究竟有沒有人意識到這些古蹟的文化和歷史價值?修復時,僱傭了哪些專才?是真的在修復,還是在補補貼貼罷了?


據報導說,前隆雪陳氏書院宗親會會長陳瑞悊的反應是這樣的:難道外界講陳氏書院的修復工程破壞了古蹟原貌,就不進行修復嗎?這些都不姓陳的人在講閒話,難道就要聽嗎?

如果陳瑞悊真的這樣說過,那麼請問“破壞”古蹟原貌的工程,還算“修復”嗎?我知道也許我們這些不姓陳的外人意見都不專業,可是我們還有common sense,知道古蹟原貌沒有LED(夜總會原貌有)。我不知道建築物本身的修復工程有多精確,我們也不應該否定籌委會的付出,但就好比修復一座威武的關公像吧,無論多麼神似、無論多麼威嚴,你最後給它戴上米奇老鼠耳朵,就破壞掉一切一切。

陳氏書院的歷史不巧也是120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若說它是屬於姓陳的,你的陳姓鄰居堅持為房子裝LED,你奈何不了,也不關你事。但若說它是受保護的文化遺產,那麼它就不只是屬於姓陳的了。外國人看到,譏笑的不只是姓陳的,而是覺得整個馬來西亞華社都缺乏古蹟保護意識。

撰此文時還聽說堅持不拆LED,不姓陳的意見不能聽,LED是要方便大家在夜間發現陳氏書院。難道他們還停留在上一個世紀,沒聽過GPS?

2017.8.22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