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

宣言

病人躺在床上快死了,醫生硬把他扶起來:“來來來,你簽下這份康復宣言。”

病人說:“我連舉手都沒力了,不簽!”

醫生:“嘖嘖嘖,你沒有康復的決心!”


誰記性好誰痛苦。這是一相聲段子的笑料,大意是說我向你借錢,我忘了但你記得,所以我快樂你痛苦。看到反貪委會促各政府機關簽署“反貪宣言”,我又憶起十年前警察佩戴“我反貪”胸章的運動,那時上頭指示每個警員都得戴著這正義凜然的宣言。

短期效用大概會有一點,想行賄的公眾看到胸章,會自我警惕一下。但這種飾物就像印在香煙包裝上的恐怖圖案、像網頁上的廣告橫條,久而久之大家就能視而不見。況且,你以為賄賂總在穿著制服、大庭廣眾時發生嗎?包娼庇賭的交易都在場外、線下、台底,我的前同事是前警員,和我說了些“故事”,沒有人會理會那枚小小的胸章。後來究竟成效如何,沒有數據,但心照不宣。我當時尋思為什麼只針對警察?難道沒有更腐敗的部門了?還有,警員十萬人,不知一枚胸罩賣多少錢?

十年後又來搞反貪宣言,不過這次不只是針對警察了,大概終於發現腐敗的癌細胞已擴散全國,反貪委會促請所有病人聯署。這顯然是場表演,宣言是沒有法律約束力的,什麼東西有約束力?那當然就是法律本身!宣言乃蛇足,簽也好不簽也罷,犯法了就要接受法律制裁……對不起我說錯,犯法了要捉到,才能接受制裁…….對不起我又說錯,有人犯法,也要有人敢出手去查去捉,才可能捉到,才可能製裁。反對黨執政的雪、檳、丹州不簽署宣言,首席專員拿督祖基菲里斥之為沒有反貪的決心,其實大家只是看得透徹:上樑不正,下樑再怎麼擺pose,房子還是看起來歪歪斜斜隨時會倒。故此,沒有必要當配角為反貪委會作秀。

作秀又不見得完全無效。從前我以為宗教儀式不也是作秀,既然諸相皆空了何必定要剃度、頂禮?遂請教一位師傅,他說人心容易動搖,儀式可喚起恭敬之心。反貪秀也一樣,也許可喚起正義之心、起警惕作用。但是,作秀的舞台和選角有很大影響,演一場反貪舞台劇,若選用豪宅當背景、和珅當主角,還有什麼說服力?

我記得上次無效的承諾,我記得被耍弄,所以我自己痛苦,都怪我記性好。三年之後希望你不會記得這個反貪宣言,不要像我這樣痛苦。

2017.07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