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關一馬

无关一马

一馬風波不斷,最近高調查辦其他案件的反貪委會說不會調查,總檢長說美國司法部沒有證據,首相夫人說不要散播謠言,否則她提告。

前幾天我突然接到記者電話,問我是不是被警方傳召問話。當時我正在餐廳吃飯,胃口全消,問記者消息何來,她說不能透露。此事喚起了我前年受調查的記憶,當時在臉書分享了諷刺國情的笑話,警察居然就來找我了。雖說後來警方決定不起訴,但過程難免擾人。如今難道又要舊事重演嗎?我首先“反省”的是,自己最近是否又寫了什麼踩權貴尾巴的文章?然怎麼也想不起做過什麼事會引起警方注意,問那記者也不知細節。

從我的心理反應來看,警方的干擾的確在心中留下陰影。爾後出版小心些、寫作小心些、說話小心些,凡事不必等政府來審查,我自己先刪剪。前日和另一專欄作者聊起編輯如何“規勸”他不要再評一馬,那麼我也不敢惹麻煩了,反正這事件其實是小兒科,涉嫌的數額放在世界貪污史上不過是幼稚園級,不值得談— 我們來談清朝就好。

和珅是中國史上第一貪官,權傾朝野,據說乾隆年邁時上朝要和珅隨侍,因為只有他聽得懂乾隆說什麼,聽了聖旨有沒有故意扭曲,就不知道了,故有人稱他為“二皇帝”。和珅結黨營私,連柴米油鹽也被他的集團壟斷,有商人不願合作,竟一夜間全家遇害。他發明議罪銀製度,貪污可以免死,罰款了事,簡直把貪污制度化了。和珅貪到成為18世紀世界首富,乾隆寵信和珅,無人能奈何得了他。乾隆怎會那麼昏庸呢?有一說法是連皇帝都從和珅身上分到好處。

清朝沒有民主制度,要等到乾隆駕崩,嘉慶上位,才能把和珅革職賜死,抄家時竟發現他身家等於清政府15年的收入!像在馬來西亞這樣的民主國家真好多了,可以投票,不必等皇帝駕崩,最終的權力完全掌握在人民手裡,不是嗎?換了主子就有好日子過了,對嗎?未必。和珅一人,所種下的貪污制度和風氣,連嘉慶帝也無法連根拔起,加速了清朝衰亡。

我提心吊膽到晚上,記者終於來訊說他們搞錯,總算鬆一口氣。我沒有很關註一馬,麻木了。我說的是中國清朝的事,自然和馬來西亞一點關係也沒有。


2017.06.20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