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筆如刀

有笔如刀

魔術師安森萊在舞台上展示他的斷頭台,他把黃瓜穿過洞口,刀下,咻地一聲,兩段。

他說需要一位自願者協助,邊說邊下台找人,因為明知沒人敢舉手。安森萊很快就相中一看來乖巧年輕男子,這男子的母親捉著他,顯然不願兒子“犯險”。安森萊不容表演節奏拖延,一意拉男子上斷頭台。之後,便是一場精彩幽默的表演,全場大笑聲不斷。最後,男子當然安然無恙。

表演結束後我居然在場外遇見那母親訓斥兒子:“叫你不要去,你還去!”

我沒等兩人爭執完便去找老師安森萊:“我看到那年輕人在挨罵呢!你明明看到他母親老大不願意,幹嘛不選其他人就好?”


“我只在乎那幾百位觀眾是否看得高興。”安森萊輕描淡寫地回答。

我寫了一篇和賽車相關的車評,竟掀風波,讓我聯想起那次安森萊的表演。任何演出,很難討好所有人,表演者當下必須當機立斷,怎樣才是娛樂大部分人的做法。寫文章何嘗不是文字的表演?總有人認同,有人吐口水。我嘗試用詼諧、誠實的筆調寫車評,一開始就知道遲早惹麻煩。

惹風波的主因是我老實用了個“慢”字,原廠斥巨資改裝賽車、辦比賽,居然有人敢唱反調。大企業發飆我原是不理會的,文章的目標是服務大部分讀者,但禍延底下工作的朋友,因為是朋友找我去開車的,這樣就萬不好意思。後來還有人來“糾正”我的觀點— 其實他們都沒錯,只是敘事角度不同罷了。烏龜是慢,但你讓烏龜和蝸牛比賽,烏龜又好像比較快了。

撤掉文章是我的決定。以我作為文字表演者的經驗,文章所娛樂的人遠比得罪的人多,但始終朋友重要。這事件讓我反省寫作人究竟如何拿捏尺度。在馬來西亞的任何平台寫產品評述,都難免受原廠箝制,因為他們同時也是廣告商。如果文章發在自家部落,廠商當然無可奈何,但若發在媒體,媒體還是得看廠商臉色。有的作者妥協的辦法是“修飾”負面訊息,不要說“慢”,說“夠快”;不能只說“太貴”,還要加一句“物有所值”。但這些修飾句太多,文章難免變得淡然無味,作者毫無個性,像個受聘的文棍罷了,如此又浪費讀者的時間。

我看,怎麼拿捏尺度都必會得罪幾個人,不如老老實實說真心的意見,這樣至少無愧。有筆如刀,該送上斷頭台的東西,還是要送它一程的。

2017.04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