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四十

男人四十

孔子說“四十不惑”,我是“四十大惑”。

人到四十,畢竟累積了半生智慧,當知自己的能力以及在社會的位置,何者可得、何者當舍,皆應了然於胸。這理應自在的年齡,當無所惑。然而,我的感受很不一樣。

無論自己多麼不願承認已是大叔級,到了下午就是會打瞌睡,無法午睡片刻便人如喪屍。但精力不是沒有的,因有感身體已過巔峰,要維持唯有勤於運動,故體能猶勝年輕。能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未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可是心底卻清楚時間並沒有很多。時間,像頭緊跟身後的獅子,不知何時會突然撲上來。開始有同齡朋友驟逝,有的忽患重病,縱才高八斗亦無所作為。

過去十八歲沒戴錶不過有時間
夠我沒有後顧野性貪玩

男人四十,背負的責任大概是一生中最重的,往往上有高堂下有妻小。是啊此時能力的確最強,但72變的孫大聖戴上了金箍圈,要騰雲要駕霧,現實一念咒語又讓他墜落凡塵。二十時無知無能,盲衝亂撞,把酒當歌何其瀟灑。而立之時羽翼初豐,展望未來。終於四十時夢想的人事物似乎都擁有了,卻非當初想像般快樂。所擁有的其實都在褪色,愛情漸漸消散,名表在抽屜蒙上薄薄的灰塵,跑車困在車房無所事事。況且,如果目標都已經達到,接下來追求什麼呢?


然後突然今秋
望望身邊應該有已盡有

該追求什麼呢?原有的事業更上一層樓嗎?我會想,真的要一輩子只做一件事嗎?那麼嘗試其他事業嗎?我又會想,還有足夠的時間和資源犯錯嗎?越想越多越是裹足不前,徑自在原地,迷惑。

我不知道下來前往何處。但就算知道,也不盡如人願。人在江湖,社會對你的期許是徽章也是桎梏。凡做何事,都不可能罔顧公司利益、同事生計。學校繼續找我做文學工作,同儕依舊期盼我辦文化活動,我一直不願讓人失望。舍我其誰,其實是一種窘境。

還剩低幾多心跳
人面跟水晶錶面對照
連自己亦都分析不了得到多與少

五十知天命嗎?轉眼將是,但其時所謂天命,不過是前半生所種之因,而所知者,難說不是悔恨。或許,如果當時二十已有遠見設想六十的境況,步步為營,年屆四十知其所處,或可不惑,但有幾個年輕人辦得到?那麼,如今才開始重新計劃,還來得及嗎?

男人四十,對生命之迷,始終大惑不解,但也只能邁步向前了。

還剩低幾多心跳
還在數趕不及了
昂貴是這刻我覺悟了
在時計裡看破一生渺渺

 

2017.05刊於佳禮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相關文章

  1. tilt selective photograph of music notes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笑不夠嗎?
請買一本《男人這東西》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