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撞人時,到底在想什麼?

恐怖分子撞人时,到底在想什么?

你開著一輛車,前方是購物中心外繁忙的人行道。你的任務是,全速開向人群,製造最大的傷亡。然後下車,拔刀,能砍幾人是幾人。你為什麼要這樣做?誰給你這樣的任務?你為什麼要接受?在踩下油門或按下引爆之際,你會害怕嗎?

埃及教堂遭炸彈攻擊,死了44人。較早前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男子騎劫卡車撞向人群,死五人多人受傷。前一個月在英國西敏橋也發生類似撞人事件。這些事情彷彿發生在遙遠的地方,但所謂距離已讓全球化和網路拉近。伊斯蘭國通過網路招攬信徒殺手,這些人可能飛到任何一個國家,潛伏在你我左右,伺機而動。而這些人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恐怖分子撞人时,到底在想什么?

我們常人生活中有工作、有妻兒、有朋友,以常理思考,斷難想像他們何以要豁出性命傷害無辜。瘋狂不是全部的解釋,幹這些事情是需要計劃的。他要找來一輛車,選一個人多的地方,擺好方向盤,踩下油門。人是理性和情緒的動物,自有兩方的力量促使他幹下如此行徑。我無法明白,唯有參考《世界是平的》作者湯姆士佛里曼的觀點。他是記者,長期在中東工作。他說,恐怖主義源自“屈辱”。

在他們的極端教義中,他們的國家應該是上蒼眷顧最美好的地方,而現實卻大相徑庭,各方發展遠不如西方和亞洲。論科技,整個中東生產的專利發明不及一家IBM。石油其實是一種詛咒,長期仰賴天然資源,人類的創意就變得次要。除了沙地阿拉伯、卡達爾等幾個國家,人均收入一般遠比發達國家低。這樣的生活質素和人民成長中經文不斷灌輸的理想,形成強烈對比,這差距在他們的認知中無法調和,情緒的出口便是憤恨,矛頭指向其他國家。佛里曼引用我國前首相敦馬哈迪卸任時的演說,不只一次提到穆斯林是受壓迫、受屈辱的,在生活還算優渥的馬來西亞尚有此一說,在相對貧困的敘利亞、伊拉克情況必更甚。

恐怖分子撞人时,到底在想什么?

《蘋果橘子創意百科》一書中,作者史提芬勒維從他經濟學的角度探討,如果他是恐怖分子將會如何襲擊。他不會計劃911,這樣成本太高。他會安排低科技的隨機恐襲,讓人人自危,足不出戶,用最低成本達到最大恐怖效果。很不幸的,他似乎說中了。

在踩下油門或是按下引爆那一刻的情緒,必是報復,為屈辱而報復。報復的情緒,我們大概就能理解,就像李宗偉又再敗給林丹,不過乘以百倍。我們一直以為國教是回教,大概能因此免遭恐襲吧?但這里相對安全或有其他理由。一印傭和我朋友說她要回國了,不過會再回來繼續無證工作。朋友問,這樣你還能入境嗎?她說沒問題,給點錢就行了。可能馬來西亞還安全,是因為很方便。

2017.04.18刊於中國報《鳥人鳥語》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