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大頭症

梦想大头症

一個年約四十的男人,說夢想是創作,向老師求教。啊這過程只能用血流成河來形容吧,整條河都是我吐的血。他要寫詩,可是連最基本的中文句子也寫不全,也犯上初學寫作者的大忌:好自創新詞。還沒學會走路,就想飛天。

我跟他說:“這一片'綠地',不是這一片'地綠'。”

他說:“可是我要押韻。”

“可是這詞錯了。”

他面露不快:“我是創作者,為什麼我不能寫我自己的東西!”(一句話三個“我”,好像是很自我的人。)

我沒好氣了:“因為這不是中文!”

“藝術不是沒有絕對的嗎?我堅持這麼寫!這是我的創作!”他一臉倔強的說。


我倒成了阻礙他偉大藝術成就的絆腳石。

除了這位有夢想的大叔,還有一位有夢想的小妹,文字能力也一樣糟,態度也一樣跩。她呈上一篇文章,我盡義務修正。

“通常我們說'舉一反三',沒有'舉二反六'的。”

“意思有錯嗎?我說的是舉兩件事。”

我一時語塞,因為有血從胃直湧喉頭。我深呼吸:”因為呵,這是,成語。”

“為什麼我們要被過去綁著?我們不是創作者嗎?”她驕傲的說。

我藉故離席,去洗手間吐血,血吐完後回來,小妹谷歌了好些“例子”,說的確有人這樣寫過。

我說:“是啊,世界那麼大,笨蛋很多。”

我在想,這些人到底吃了什麼毒藥,會患上這樣的夢想大頭症?看太多《中國好聲音》還是哪些“追求夢想”的勵志電影?以為自己是懷才不遇的主角?周圍都是打壓自己的壞人?

懷才不遇的前提是“懷才”,“才”從何來?天生者極少,後天努力者為多。此二人無才亦無德,如此不學無術,不知可曾聽過達文西學畫雞蛋的故事,最偉大的藝術創作,還得從最基本的功夫做起。

當年我求教時絕不是這樣的態度,也沒看過哪個同學如此傲慢。中文水平低落,可以怪政府教育制度;但學習態度惡劣,就肯定是個人的毛病。後來我決定不再浪費半秒鐘在此二人身上,把精力用於虛心學習的學生。

這篇文章,是半虛構的,我更改了一些細節“保護”一下大叔和小妹的身份,歡迎對號入座。入座者估計會有兩類人,一類,將繼續沉浸在其夢想大頭症中,並把我妖魔化;另一類,會開始自省求進。

我希望後者為多,前者我懶得與之爭辯,反正他們一開口,便自取其辱。

 

2016.10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