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情緒障礙”

我的“情绪障碍”

情緒障礙是醫學名詞,可指輕鬱症,自省一番還沒到那個程度,充其量只能說我是“情緒管理低能兒”,是“情緒”造成“障礙”。我不易怒也易怒,碰到某些特定的狀況,很容易爆發,變成“情暴員”。你可以當面罵我祖宗十八代,我依然笑嘻嘻,可是如果你喬裝電話行銷員打電話來,我會罵你祖宗十八代。

爸媽老早就說我最大的弱點便是喜怒形於色,不善隱藏和管理情緒。我覺得這些年來有所進步,那種奇怪的特定狀況已經減少,除了電話行銷,當我覺得被冤枉或背叛時也可能會發飆。這些都必須克服的,不然很吃虧。如果我是古代帶兵打仗的將軍,敵人要設陷阱,只要拉個布條說我偷偷收了皇上的捐款,我就帶領全軍去覆沒了。

過去我還有其他缺陷,比如優柔寡斷。這個嘛我要怪我媽,小時候她不時帶我去選購衣服,說讓我自己挑選,可是啊無論我選什麼她都說醜,最後還是由她決定。我很厭惡那種被否定的感覺,所以我很小就學會刻意放棄決定任何事情。後來我讀了一本好書,意識到優柔難成大事,於是我設定一個原則訓練自己:凡意識到需要做決定的事,限時決策,不懼對錯。久而久之,總算克服了這弱點,事業和生活都大步邁進。


個人修為要更上一層樓,現在的心魔大概就是情緒。要克服任何問題,首先必須承認和麵對它,才可能尋找方法。情緒這回事和優柔寡斷一樣,都是因為腦子裡有東西卡住了,必須重組一下神經脈絡。我的辦法還是讀書,倒不是學什麼身心靈、佛經聖經,而是嘗試NLP神經語言程式學。

這門理論大致上是說人腦猶如電腦般,可用語言及其他方式編寫程式,控制它的操作。我寫作,大學時又修讀電腦科學,可見何以NLP特別吸引我。書中作者想戒菸,用NLP的技巧把抽煙和快感的關聯,變成厭惡的感覺,很快就把煙戒了。雖然我知道NLP是備受爭議的偽科學,但試取其所能用亦無妨,把那些刺激自我保護反應的因素改換一下,比如冤枉我的,就像太極般把矛頭卸掉,目標不在我,就刺不到我的心。至於電話行銷,也許能把每個電話行銷員想像成舒淇。

男的,就沒辦法了,希望他祖宗十八代心臟夠堅強。

2016.09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