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不要對號入座

你要不要对号入座

遲早的事:有人質問我,你這篇文章是在批評我嗎?

你說是,就肯定是。我在談觀點、談現象,通常針對一群人,如果你自認是這個群體的,那麼我當然就是在批評你。如果你不是,也不會有此感覺。

好友林韋地活躍,也常常是惹人群攻的對象。他勸我文字收斂,畢竟一社之長說話往往不能只代表自己,儘管我原意如此,還是要照顧公司形象、股東利益。我的藝人朋友也有類似牢騷,很多真話不能隨便說,他們牽涉的社會責任、利益關係比一般人復雜許多。我無奈,也納悶,如果我盡說些圓滑的話,對讀者何益?


相信我,我是善言的,非常。我有能耐把樹上的鴿子哄下來,還讓它自己烤熟自己。我知道怎樣把苦澀的意見劑量減輕,再用糖衣包裝,讓大家吞得舒服。可是啊我在這裡寫作,不是為了讓誰舒服的,要舒服,請去做推拿。我要我的文章有所用,無論是娛樂讀者還是提供觀點都好,在有限的篇幅裡,在有限的閱讀時間裡,我只能選擇用最猛的劑量。

我從來沒有高估文章的影響力,不就是文海中的一滴水,如果我還執意圓滑,淡而無味,必隱而不見,寫作傳播思想的原意就沒了。那一滴水,要把整鍋麻辣湯料濃縮在裡面。路見不平,該拔刀就拔關雲長的大關刀,掏出小刀片出來嚇唬誰?何況書生如我拔的只是筆,筆鋒怎能不銳利些? (當然這年頭其實是在敲鍵盤,我敲大力點就是,希望你感受到。)

我自己也有對號入座的經驗,反應是安靜自省。對方說的對,我就接受、改變;我不認同,也不以為忤。我深知高人很多,一直把自己放在一個很低的位置,因此任何批評我都不會視為攻擊,只是指教,不會傷害到我。有一次和好友黃俊麟酒聚,我說:“你那篇po文說的不就是我嗎?”他神色稍疑,然後大聲說:“是!”兩人哈哈成一團,就這樣罷了。

要批評人和事,不模糊處理,反指名道姓,一般來說頗為不智。倒不是怕得罪人,而是因為這樣會把廣泛發生的問題,集中在一兩個人身上,焦點失準。就像當今亂局把矛頭都指向首相,但當中因由盤根錯節,還有多少人會去思考呢?

再三思慮以後,還是決定依然故我,總之發言記得權衡團體形象、股東利益就是,該麻辣還是要麻辣的。

2016.08.29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