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失眠的英語詩歌朗誦

让我失眠的英语诗歌朗诵

我是豬,橫豎都能睡,但從KL Poetry Slam走出來那一晚我失眠。我失身失寵失敗失戀,就不會失眠。但從那個英語詩歌朗誦活動出來後,我失眠了。為什麼呢?同樣是朗誦,我們站在華人的台上,他們卻是和各國各族的觀眾站在一起。我從事文字創作和表演多年,文友不時控訴市場萎靡人才凋零,在這裡我卻看到生機蓬勃。

我遲到,百來年輕觀眾早已席地而坐,各族都有,還有外國人。本來我想參賽表演,但登記時間已過。當時主持人Elaine Foster正詢問觀眾谁愿意當評委,她需要五個人,我毫不猶豫便舉手。她給每人一塊評分用的小白板和麥克筆,比賽便開始。表演者都是自願上台,都很年輕,大學生吧,主持人把他們都喚作詩人。我想起最近參與某大學中文系的朗誦活動,講師對我訴苦,得威逼利誘同學才肯勉強上台,表演也是敷衍了事,完全不像這裡的學生般精神抖擻。

表演的作品必須是個人創作的,主題是“愛”,大家創作的內容從性、愛情、同性戀到大愛,十分開闊。因為都在表演自己的作品,台上的“詩人”們分外投入、自然,和那些在中文教育環境“千錘百煉”被操練出來的表演者截然不同。他們就像在說自己的故事,聽眾細心聆聽,共鳴處彈指呼應。主持人事先交待莫讓鼓掌的聲浪影響表演,中間若要表示鼓勵,彈指就好,於是從頭到尾彈指聲不斷。當中澳洲詩人William還善於鼓動觀眾,我第一次見識即興群朗,William以手勢巧妙的引導觀眾加入朗誦,全體熱情參與,真像流行歌手的演唱會。


其他評委也是大學生,打分數通常在7分以上,算是同學間互相鼓勵吧。我對新詩創作有我的要求,有幾位詩人雖然表演出色,但文章真的不能算詩,於是我打了超低分。 William剛好坐在我前面,驚訝的回頭瞪我,問為什麼。我說因為詩爛,他卻說朗誦詩沒有絕對的好壞,不過還是尊重我的意見。後來我一直打最低分的那位Michelle,得了第一名。

讓我覺得震撼而失眠的,是因為覺得十年來我們在詩歌這件事,似乎沒有完全做對事情。 KL Poetry Slam和華文中學、大學的詩歌活動很不一樣,我們的學生都習慣朗誦成名詩人的詩作,那本不是問題,我只是發現在英文世界裡的他們發展得更全面。學生首先要對自己的創作具一定信心,才敢在大眾面前發表。這信心從何而來?必是平日環境的栽培和本身的努力。這群學生不是為了比賽才特別準備的,從他們創作的內容和成熟的技巧明顯看出平日都在寫,並非偶而為之。

英文教育並非主流,華社投入中文教育的資源絕不亞於英文。但我們的學生在創作嗎?敢在台上呈現嗎?要怎樣才能去到那個層次呢?我沒有答案,暫時。

2016.07.11 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0 評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