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我不好

都是我不好

朋友車子遭爆鏡偷走手提袋,她說:都是我不對,把手提袋放在車裡。

你被搶了,還得認錯,這是什麼道理?警方不時發布數據,說犯罪率如何如何降低,好像從來沒看過說升高的。你相信數據嗎?犯罪率降低有兩種可能,一是罪案真的少了,二是人民連報警也費事。我希望是前者,誰不?但我有一個自己的故事。

話說七、八年前我車子也遭爆竊,我到警局報案。

"你好,我車子遭爆竊。"我面帶微笑的說。

"在哪裡發生的?"警察問。

"噢,就在你的警察局外面,約一百米。"


警察臉色有點難看(堪),微微搖頭,然後繼續依程序備案。

報警只為了保險賠償罷了,不期待什麼繩之以法。有一個新山的朋友跟我說笑:沒被搶過,就不算新山人。那些數據都不能讓我們安心,人民只能自己想辦法了,比如八打靈的住宅區吧,居民自設圍欄、聘用保安。以前暢行無阻的路,現在都得兜兜轉轉。為了防範壞人,只好麻煩好人。

你要完全怪警方嗎?又未必。當過警察的朋友告訴我說,馬來西亞警察對人民人數比例偏低,他的同事個個都操勞過度。我維基一下,這裡每10萬人民有370位警察,其實比聯合國建議的300來得高(新加坡是750,只是順便提提),但非法入境者大概未考量在內,這我就無從估算了。只知管這個關口的,不是警方。最近政府又有消息說要引進百五萬孟加拉外勞。並不是說外勞都是壞人,絕對不是,但人多畢竟難管理啊。

媒體的朋友說其實警方某些部門效率高,辦案能力強。這我還是相信的,像以前我爸車子被偷,事隔半年後警方大破偷車集團尋回。可能警方把有限的資源都集中在源頭的大案。也只能這樣子相信了。平常嘛,就繼續藏好財物、免單獨行走、莫行暗處、拎手提袋時留心來往摩哆. . .

話說我的魔術老師安森萊受邀韓國演出,深夜乘計程車回酒店時見一少女在街上獨行。他關切的問司機:"這麼晚了,怎麼那個女孩一個人?"

司機反問:"為什麼不能一個人?"

安森萊說:"會遇到壞人啊!怎辦?"

司機笑答:"沒這樣的事。"

安森萊說他感慨得幾乎流淚。

南韓警力對人民比率,是每10萬人民只有195位警察。

2016.03.07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