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追債

被追债

有供應商上門追我公司還RM400運輸費。沒少寫幾個零,就是四百。只是疏漏,慢了還。很久很久,沒有被追債的感覺。我向來還錢和交稿一樣快,就算數十倍的數目,就算沒單沒據,只要口頭答應過的,必還。那供應商之前和我沒有往來,否則也不會為四百塊大費周章,這我不介意。

和我有往來,又好意思追我的,我就介意了。曾有一舊同事離職,後來追討佣金。佣金向來是收款後月尾便付,從來不拖,明知我的為人和標準作業方式,還來追債,這我就接受不了。不過,也許他以前的雇主給他不好的經驗吧。

做生意講信用,當然不只是用講的。我不明白為什麼有的人對自己的信用那麼輕忽,我的伙伴曾接觸過某甲,便是信用掛在嘴上而已,口說還錢遲遲拖欠。後來真的還了張支票,夥伴高興的要存入銀行時,發現日期寫的是3000年,要一千年後才能兌現。聽說某甲有一回對債主發飆:“就是不還,你想怎樣?”於是被毒打一頓。 (抱歉我無法同情他)此人後來行騙,大概萬劫不復了。


又常聽說哪些類型、哪些種族的人信用特差,我不同意。我接觸過好些一諾千金的,印象最深的是我爸好友希沙慕丁的故事。我爸是希沙的供應商,有一陣子積欠上百萬吧。我爸節儉,辦公室比較破舊,地毯沒了粘性,半掀起來。希沙來訪不小心踢到,幾乎絆倒,劈頭就說:“怎麼不把地毯修好?絆倒我了怎辦?”

我爸不快,心裡嘀咕,欠錢還那麼大聲?希沙繼續說:“我受傷了,誰還錢給你?”想想也對,大笑釋懷。後來希沙每月準時還錢,有一回火患把他的廠給燒了,他也沒有脫期。

希沙是馬來人,某甲是華人。總之,不要一竹竿打一船人。

前陣子接手一家欠債累累的公司,才第一次接觸者這“成語”:債多不愁。反正沒錢還,也不去想了,有幾個月那感覺還真有趣,欠錢也好像也能蠻自在的,但很快就受不了— 不只是供應商,是我受不了。去谷歌一下,出處是李流芳詩:“人言債多人不愁,我為債務終夜憂。”

我可不要“終夜憂”,更不要變成某甲。最後,還是把最不想賣的東西賣掉,還個乾淨。

2016.02.22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