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煙相報

烟烟相报

這是再十年都解決不了的,因為大家一直在用螺絲起子想解決鐵釘的問題。馬來西亞只能用外交,新加坡願意提供援助,印尼說會嚴厲執法,民間依舊每年燒芭。原因很簡單: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本的生意沒人做。這是個經濟問題,不是外交、技術、道德、環保、 法律問題。

只要用火是最廉宜的方式,民間就會繼續用火。若甲公司不用,成本就比乙公司高,競爭力便削弱,要嘛跟著燒,要嘛收檔。要如何說服他們不燒呢?只有兩個可能,一,提供更廉宜的技術(卻沒什麼比火更便宜的了);二,以法律手段提高燒芭的成本。人對錢的反應是最直接的,比方說要減少市中心交通流量,苦口婆心規勸市民用公共交通,效果有限;但像新加坡、英國那樣,進城收過路費、提高停車費,便立竿見影。馬來西亞要鼓勵使用網上轉賬,只要提高支票收費,降低網上轉賬的費用,其他什麼都不必多說。立法讓燒芭者罰款坐牢,成本就提高了。

印尼總統承諾嚴懲燒芭者,但在一個貪污如吃飯的國度,恐怕也沒用。某友去印尼旅行時乘搭計程車,遇到交警,司機攪下車窗,什麼話也沒說就給了幾塊錢,交警便放行。他暗忖:在我老家至少還要演演戲,說你超速噢要怎樣解決哎呀給個機會啦,在這裡效率可高了,廢話少說,連打眼色也免,直接交易。在這種地方,如何期待執法嚴明?


卻又回來看第一個可能:提供更廉宜的技術。真沒什麼比火便宜嗎?也許有其他辦法。如果政府給予開墾津貼,以賞代罰,不燒芭還有錢賺,對燒芭者來說,就沒有理由繼續冒險燒芭了。但這做法會面對阻力,大眾一定會問:燒芭本不應該,怎麼還要納稅人付錢?名作家Malcolm Gladwell在文章中談到,美國丹佛YMCA提供某些流浪漢免費住宿,因為他們在街頭製造的麻煩更大,讓政府開銷更多。這肯定引起道德爭論,怎麼不事生產者還有免費住宿?但這不是道德問題,而是整體效率問題,也不是每個流浪漢都能有免費住宿,就那幾個特難搞的。印尼火患便是這麼一個難搞的。

哪個政客有種提出並執行這樣“荒謬”的方案,補貼不燒芭者?又,誰來買單?首先當然是印尼,但我在想,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願意一同付錢買平安嗎?我不想吸煙,舉手贊成,支持那個有種的方案。

2015.10.05 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