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機沒用

时光机没用

如果你問我是否緬懷年少?給我時光機,是否想飛回20歲的時候?那時精力充沛,時間彷彿用之不盡,有偌大的世界容我莽撞,撞倒了一座山,大可重新再堆石成山。不然就拍拍肩上的塵灰,奔海去。

其實我不喜歡設想這種如果。年過不惑,已沒時間和心情去如果。這20年來,我建立了一些東西,似是而非。比如一家近20年的科技公司,賺了些小錢,但你知道科技這回事,比翻滾的浪潮更無情,那是冷冰冰的晶片和虛擬的符碼組成的冰堡,經不起細微的溫度起落,隨時融化無踪。在這行業衝浪多年,深知自己幸運活在這個慢半拍的國度,還能跑在前頭。但再過個五年十年,也許不會有誰記得我做過什麼,像一台過氣的手機,連博物館也不在意。

那麼,回到20歲,我還創業嗎?創業的。


也許比較真實的事情是寫詩,然寫詩的快樂是短暫的,而痛苦綿長。快樂是在詩成一刻,而痛苦是無時無刻。創作的訓練把心磨練成多角的鏡子,人世間再沒有簡單的事情,都有無數個角度和深度,反映的鏡像叫人眼花繚亂,不得清淨。鏡子是易碎的,碎了,又得縫縫補補,而你知道碎了的鏡子輕易就割傷指頭。也許不寫詩感情和人生便可以是單純的單行道,和無數的車輛一起行過相同的風景。至少文學史一角會留有我的名字吧?這比科技真實,但人死燈滅後我又如何在意這些虛名呢?

那麼,回到20歲,我還寫詩嗎?寫詩的。

還有那些雜事,像社團、賽車、魔術、脫口秀等等,大概都對社會難有什麼貢獻,看似虛浮的活動,我卻積極挖掘深埋其中的意義,這大概歸功於寫詩的訓練。社團前輩的作風也許老舊,但看到熱乎乎的心意;賽車看到團隊間競技的精神,感受過車手必須在瞬間決定的迫切,於是在生活中便不再隨便拖延;魔術和脫口秀看似娛樂而已,但舞台表演只是觀眾看到的成品,在技藝的訓練當中我學會掌握人心和人性。

那麼,如果一切重來,我還參加社團、賽車、變魔術、演脫口秀嗎?通通都做。那麼,還回到過去幹嘛呢?

我坦誠的知道,現在是最好的。我做對的事情,我做錯的事情,點點滴滴匯集成現在的靈魂。人總有遺憾,如果真能回到過去,做對了某些事,難免就做壞了另一些。像建好一棟理想的房子,難免就要砍伐一些綠樹。,不可能問心無愧,無愧是自欺欺人,智慧也許是愧疚累積而成的。如果真能回去,必須要帶著這些愧疚回去,不求做對哪些大事,只是要遠遠避開那些我可能傷害的人。

2015.02.01刊於中國報《雜亂有章》, 題目誤植為”男人的付出疲勞”,這個才對。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