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兒子沒得銅獎

我的儿子没得铜奖

得獎是高興的事,無論文學獎、最佳員工獎、賽跑第一名(當然最好是彩票頭獎,但那是另一回事)。我得過一些文學獎、一些賽車獎項,但剛發現所有喜悅加起來,都比不上兒子得獎。

茲行的小學派他參加奧林匹克數學比賽,我和太太想,學校不是有眼無珠,就是人才凋零。就當作讓他吸取經驗吧!這小子,噢不,這所學校大概沒什麼希望得獎。國際學校對我們這種華校背景的家長來說很奇怪,功課很少,上課像玩耍,也沒有什麼考試。參賽同學的家長獲知孩子參賽,突然都變“驚輸”,在家惡補。而校方呢?不過每週多安排幾次半小時的練習,而且題目粗淺。後來知道我們在家訓練,還勸告說不要給孩子壓力,學校的練習已是綽綽有餘。嘿,外國人不懂華社子弟的數學能力有多強,想當年我在美國念大學,那裡的數學程度比獨中還低。在這裡的數學比賽,不加把勁怎麼應付?

比賽當天我載茲行到力行華小,除了本地學生還有外國參賽者,十分熱鬧。茲行表現十分輕鬆,因為我們始終強調去玩玩就好,贏不贏無所謂。 (他是不可能贏的。)我在附近喝茶,兩小時後回去載他。

“如何?”我問。

“比想像中容易。不過有的不會,我只好亂猜。”他說。

“什麼題目不會?”


“比如這題:3429個數字組成這本書的頁數,問此書共有幾頁?”他說。

首先我驚訝他居然把數字記得那麼清楚,然後我驚訝自己居然不會馬上回答者小學程度的數學題。父子共進午餐時塗塗寫寫,才一起把答案演算出來。

翌日還有其他組別比賽,我們就沒參加了。後來現場的家長傳來簡訊,說成績揭曉了,茲行得了個人組銅獎、團體組銀獎!

我和太太傻了一下,因為他是不可能贏的。搞不好團體組本來該得金獎,就因為茲行才把成績弄壞了。我們低聲商量,說只告訴茲行團體組銀獎就好,這些家長不曉得會不會看錯聽錯,萬一告訴了茲行,後來又不是那麼一回事,豈不失望非常?還是等校方公佈比較可靠。茲行聽了銀獎很高興,徑自去玩,不知道兩老暗地裡患得患失,又興奮又害怕。

後來那些家長來訊,說:看錯了。

果然。我們失望了一陣。

誰知下一則訊息卻是:茲行得的是金獎!

這下好了,我們更加坐立不安。有沒有搞錯,他是不可能贏的。我們更不敢告訴茲行,自己緊張兮兮的等周一校方宣布…

這小子果然得了個金獎!

茲行很高興,但只是靦腆的笑說:噢, OK… 哎呀又沒有禮物。倒是我們兩老喜形於色,答應生日時幫他辦派對。原來兒子得獎比自己得獎更開心,就算你現在給我個諾貝爾,我也只是噢OK,但兒子得獎,我就想辦派對公告天下了。以前自己第一次得獎曾經如此喜悅過嗎?也許因為從小就被教育勝勿驕,從來就習慣壓抑興奮。況且如果逢人就說自己是諾貝爾得主,那是自大自戀,但逢人就贊自己兒子大家總能接受吧?

於是第一期專欄就寫這個。我的兒子沒得銅獎,是金獎,而且他是不可能贏的,我們還是如此覺得。
答案: “應該”是1134頁,如果我搞錯,請指正我。

演算 這裡找

2014.01.12刊於中國報專欄“雜亂有章”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