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們的東南亞華語

啊我们的东南亚华语

在小販中心買油條,老闆問:“吃的?”

“是。”(難道是喝的?)我當然明白,他的意思是:“在這裡吃的?”

“要不要砍?”

我其實很想看他砍油條,想像他拿出菜刀,大吼著把油條碎屍萬段。

遲疑半響,還是說:“不必了,留全屍。”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