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誦一首詩的原則問題

朗诵一首诗的原则问题

感謝左行風在9月14日副刊“閱讀馬華”發表<一首詩的原則問題>,指出我在《聲音的演出》選詩的原則有問題。我首次編書,對任何賜教都虛心接受,甚至感到受寵若驚。

他說我主張選好詩,卻沒說明何謂“好詩”,而且所選作品偏向口語,似乎不算“好詩”。我自知理論基礎不紮實,或能分辨、欣賞優劣,要分析恐力有不逮。好詩於我大約是能以具象文字表現詩意,感動讀者的作品。那麼,書中所選都是作者的最佳創作嗎?未必。原因很簡單,選詩還有另一原則,便是適合朗誦。此項我未曾明言,原以為書的主題已經很明白。

既是朗誦,觀眾主要得靠聽覺來欣賞,詩句是念過便消失的,不像文字可以反复咀嚼玩味,觀眾要在瞬間吸收朗誦者以聲音傳達的訊息。有的好作品文字晦澀,單憑聽覺來不及吸收消化;有的好作品太長,難以長時間集中精神聆聽;有的太短,沒有空間醞釀情緒;有的筆調太冷靜,表演起來缺乏感染力。篩選下來,便是這些“不錯”而且能找到朗誦方法的詩作了,比之目前在朗誦比賽中所用的“非詩”,還是比較恰當。


至於批評遊川的《橡樹》太接近散文,我竊想也許左行風對詩的要求比我高。以橡樹暗喻族群,有寫詩的技巧,不至於變成散文。若真如左所言,難道田思的《我們不是候鳥》也非詩? 《橡樹》並非遊川最好的作品,但符合朗誦的原則。左只舉一例,但這情況必然還有,而我挑選這些作品的理由也和《橡樹》一樣。可惜篇幅有限,不然左還能談更多。

書名叫《聲音的演出》,和遊川的淵源甚深,這左也明白。遊川在詩歌朗誦中的創意,深深影響我們這一代的表演方式。如果在舞台上對鮮少讀詩的觀眾演過,自能體會和紙面創作如何相異。

書名非自嘲,而是致敬。

 

2014.09.21 刊於星洲副刊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