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症

woman in black long sleeve shirt holding white smartphone

在同事的婚宴上,一個身材瘦削、濃妝豔抹的年輕女生坐在斜對面。女生扮美美趁機自拍,人之常情。但這位小姐有兩部手機和一台相機。一部手機架在桌上瞄準自己,一部手提自拍,用了手機再用相機,用了相機再用手機。撥頭髮、擺姿勢、換角度,沒吃東西的時候都在拍。拍無可拍,再請左邊的男伴幫忙,然後又請右邊的。

這是我第一次覺得那些獨自安靜滑手機的人很可愛。

拍了之後她忙修飾照片。自拍已經是生活一部分了,我最近才發現手機都內建了專門處理自拍照片的功能,把皮膚變白變滑、眼睛變大變亮、把臉變瘦等等。

照片太漂亮了,選一張不夠,乾脆集合幾張做Photogrid。編選之後,當然就是把照片上傳Facebook、Instagram,然後和身邊朋友說,看啊那麼快就有十個贊。那餐飯我實在沒胃口,我聯想起粵語俗語“豬乸戴耳環”,照片怎麼改都好,真人在我面前。


我第一次覺得那些分享食物照片的人很可愛。

我並非抗拒自拍,覺得這是很方便的,有了手機可以拍照不求人。在旅遊景點,會看到遊客把手機架在長柄,方便取角自拍,不必勞煩路人,也不必擔心路人拿了手機就逃走。我受不了的是自戀,而且不是安靜的自戀,是飢渴的需要眾人認同的自戀,哎呀我好美我好美,你們說是嗎是嗎我好美,我知道一定是我好美我好美。

網絡助長對虛浮表象的崇拜,追求即時丶速食的肯定。我嘲笑那個女生之時,難道我不希望我發表的文章有一千人按贊?當然希望,但不同的是,就算沒人讚,甚至有人批評,我知道我有內容。

如果我是那女生的朋友,我會在她的照片留言讓她抓狂:”光線不太對,看到臉很胖,還有皺紋丶黑眼圈。怎麼了,不夠睡還是剛分手?”

(彷彿聽到那個女生說:就算沒人按贊,我也知道我美我很美我最美!)

2014.08.27 刊於星洲新媒體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一條評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