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華文學的品牌印象?

马华文学的品牌印象?

大多節日都每年一天,再不半個月、一個月的也有,而馬華文學節兩年一次,一次整整半年。節日的意義在於歡慶和提醒,如此看來馬華文學似乎需要很用力的歡慶、很長氣的提醒。

我的DJ朋友張寶蘞說她不讀文學,覺得難懂,而其實她在讀亦舒,那難道不算輕文學?在她的印象當中,文學是沉重的、遙遠的。有此看法的,肯定不止她一人— 看文學書籍的銷量就知道了,聽作家、出版社訴苦就知道了。作家輪流申請有限的出版基金,出版了不是贈書就是慢慢賣,盈利幾乎是天方夜譚。

說什麼文化沙漠、文化救亡,現今社會人們同情落水狗,會出手相救,但沒幾個人願意收養。大家會花錢買的,是寵物店裡梳理得可愛的貴賓犬。馬華文學要裝扮成貴賓犬迎合讀者嗎?當然不,但至少不能是可憐兮兮的流浪犬,而要成為健碩的牧羊犬(就算不是也得裝)。儘管大家也許不願意多花錢買牧羊犬,或者沒有足夠的空間飼養,但依然明白:這是一隻牧羊犬,不是外星怪獸,而且親切、喜歡。

馬華文學節如何推廣文學、幫助作家?首先要知道所謂文學節是怎麼回事。以華總主催,把各聯辦單位原本就要辦的文學活動,諸如徵文比賽、文化表演等等,納入文學節的旗幟底下。如此,一加一還是等於二,並沒有發揮更大的效益。一場開幕禮,一場閉幕禮,多發兩次新聞稿,有多少人關心呢?一些華團連對外傳播資訊的網絡服務,簡單如發一個臉書更新、部落格博文,都得外包假手於人,程序增加成本增加,更難在網絡時代隨時貼近年輕人。


我們要的效益是什麼?通過各團體的通力合作,使更多讀者對文學的印象改觀,提升作家的知名度,從而塑造馬華文學的品牌。這個品牌必須是群眾覺得舒服的、願意穿戴的,偶爾有一些高尚脫俗的Armani無不可,但必須有一些中間路線的Uniqlo。各團體辦的活動都有推廣馬華文學認知的效用,這我認同,但既然聯辦文學節,就應該發揮聯辦的力量,而非如常各自為政。要如此統籌,難免需要更多資源,就說到大家的痛處了:缺錢。

有人批評華團內部雖不乏富商巨賈,但致辭剪彩搶中間,說到出錢閃一邊— 這我不盡同意。個人財富是個人的事,願意用諸社會固然可敬,不願意也無可厚非。最應該撥款的是政府,行政雖有偏差,但更多時候是華人被固有的思維封閉,不願意主動接觸政府尋求資助,總是還沒行動便覺得無望。華文作家協會於08年“爭取”得政府相對微薄的撥款,居然還有旁人非議,覺得接受不應該,還得勞煩作協會長聲明政府撥款天經地義。最怕是還有小人覬覦已經十分有限的資源,中飽私囊瓜分利益。

最理想的,是文化活動能自給自足。贊助是可為的模式,但要長遠則必須從商家的角度設想,這些活動如何為他們創造價值,商家才可能樂意贊助。商家幾近行善似的”友情”幫忙,叫雙方痛苦,關係難以長久。我們怎樣反過來讓文化活動也幫助商家,做到真正的雙贏?不是沒有例子,像大馬樂團是讚助商的寵兒,品牌形象良好,大公司常常樂意包場酬賓。這屆文學節用音樂通勝公司製作的<農夫>為主題曲,歌詞是詩人曾翎龍的得獎詩作,音樂公司得到部分贊助製作音樂視頻,而文學節的訊息得以藉助流行音樂的商業機制流傳。我們用大名科技公司贊助廣宣,大名的翻譯服務本來就要打廣告,就順水推舟把譯成巫文的馬華文學作品用作廣告內容,也是雙贏。這些點子都需要人去想,這又說到大家的痛處:缺人。

大多團體都缺人,沒幾個全職工作者。因為缺錢,也不可能,只能仰賴義務的工委理事。大家時間有限,最容易做的,就是重複之前做過的事,甭費心思。用人最好不付錢,做事也好、演出也好,免費最好。一些工作者做過一次就喊救命,再也不願意“犧牲”、“奉獻”。文化表演方面,一方面要鼓勵文化藝術,一方面又不願意或沒能力付市價讓藝術工作者開飯,自己在破壞自己的宗旨,惡性循環。

文學節要如何辦得成功?也許不是我這小子能說的,我卻什麼都能說能做,因為我除了想看見馬華文學成長,別無所圖。但說什麼都沒用,還得先把成績做出來。這幾個月來,感謝好友如馬金泉、姚智祥、周錦聰、周金亮等不計酬勞,拔刀相助,否則孤軍作戰,難以成事,但這種缺兵欠糧、只憑好漢兩肋插刀的行軍方式,不可久遠。也感謝華總提供這個平台讓文學表演,金漆招牌還是有其力量,希望當真能革興思想,讓馬華文學開展新的面貌。期許有一天,文學能透徹的融入大家的生活,辦文學節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

2014.08 刊於《》第21期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一條評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