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屆

第七届

“第幾屆,就是遊川老哥走了幾年。”傅承得對同事們說。

在08年動地吟,遊川的照片在舞台背板上。從前他和我們坐在一起,當時他卻站在最高的位子,神態自若,顧盼全場。詩人表演者用粵語開玩笑說:遊川“罩住”。舞台偶有狀況,我們對觀眾說是遊川在開玩笑。當天我感冒,一上台就好了,我也說是遊川“罩住”。

遊川是長輩,不過99年時他拍拍我的肩膀說:“我和你爸是朋友,現在和他的兒子也是朋友,真有趣!”我創業之初,他說如果我需要廣告行銷方面的幫助,儘管找他。後來事忙,甚少聯絡,偶然在活動遇上,閒聊幾句喝上兩杯。總以為還有機會再見,忽然他就走了。詩是詩人共通的靈魂,儘管不常見面,我們卻像來自同一片海洋的生命,隨時在詩裡看見彼此留下的倒影。詩是詩人共通的靈魂,縱然他走了,詩還在,那些過去的影像始終膠著於現在的時空。我們辦動地吟、文學獎紀念遊川,講詩歌朗誦課程時模仿他的表演,喝酒時偶然想起當年只有他才說得精彩的黃色笑話。


遊川短詩獎幾乎停辦,因為參賽作品素質下滑。傅老感概的建議暫停時,我覺得萬分可惜,尋思如何繼續。遊川對我們的影響除了詩,便是他的詩歌朗誦,生動、創意的表演為這門藝術開了一道大門。呂育陶曾說,我覺得詩是不能朗誦的。後來他就站在舞台上,一次又一次朗誦他的詩,台下的掌聲浪潮般一波接一波,拍擊了十來年。與其停辦短詩獎,何不趁此來個大逆轉,遊川愛玩,我們就來大玩特玩。我建議把表演元素加入短詩獎,朗誦也罷,歌唱也罷,舞蹈也罷,攝影繪畫也罷,總之你想怎樣表現一首詩,你就來參與。無論是寫詩還是演詩,所有作品都即時展示在網上,大家觀摩、討論。更重要的是,流傳。

第七屆遊川短詩獎,我料不到自己有機會出點子,還著手操辦。簡章發了,我憂心參加人數。稿件來了,我擔心素質。詩上網了,我緊張詩人評委們會怎樣留言。後來臉書專頁漸漸鬧哄哄,我才開心起來。現在的短詩獎不僅僅是比賽而已,還像是詩歌工作坊,參賽者即時得到反饋,詩人朋友一起討論作品如何寫得更好更動人。適逢四月,是校園詩歌朗誦比賽的“季節”,我四處當評委和演講,也順便宣傳這項越來越熱鬧的活動。有一場原本想放映遊川表演的片段,本來好端端的投影設備,突然不能操作,我只好親自表演。那必然也是遊川在開我的玩笑。

參加演繹獎的作品還沒進來,我得加把勁。也不是什麼使命感,詩歌創作和表演很好玩,藝術沒那麼沉重,沉重的太辛苦、走不遠。遊川愛玩,我們把好玩的東西推廣,延續這樣的精神。

我們就這樣紀念遊川。

2014.04.05刊於星洲《星雲》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