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Subaru遇上Hello Kitty

当Subaru遇上Hello Kitty

因事和某君交換車子開,某君的身份恐不便說,我知道他不介意我透露,但是我所要說的事怕會引起他未婚妻不快,你知道得罪女人的下場,一死了之還算了,煩極不死才折騰。我要說的事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問題是男人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女人往往能小事化大、大事化巨,比如某君曾經認為擠牙膏從中間開始沒什麼大不了。為了保護這位曾經和我關係密切的仁兄,姑隱其名。在男人世界裡,能交換車子開,便是弟兄級交情,算夠了解此人了。

扭開唱機,就听到很大路的流行歌曲,女歌手唱腔稚嫩,歌詞低能,只比《小薇》好一點。然後是一些少男組合,程度就稍高,因為至少有四個男歌手的IQ總和。你很難想像“男人老狗”聽這樣的歌。我知道他不穿V領衣服,也曉得他聽音樂的品味,都是比較小眾的非主流,還有搖滾重金屬。所以忽然聽到這類流行曲,我先是錯愕,隨即明白,這車子的空間啊老早已不是他一個人的,這些歌曲必然是未來嫂子的品味。

拍拖就是這樣。明明女人有車有執照,出入就是要男人接送,即便要男人繞半個城市也在所不惜。女人覺得天經地義,這是風度,風度比經濟效益重要。女人開始侵占男人車子的第一步通常是音樂,薄薄一張光碟似乎不佔位子,但播放起來便填滿空間,侵略男人的耳膜,直擊腦門,希望久而久之就變成腦殘的奴隸。男人要對女人表達喜歡,最初送的禮物當中必然包括一張裝滿翻版音樂的光碟,精選自己的心聲。如果萬幸她喜歡光碟里大部分的歌,她會把光碟帶到他的車裡。這是個意義非凡的舉動,意思是她以後會常常坐他的車,她願意和樂意,男人應該趁此時開香檳慶祝,因為在她進行第二步侵略以後,也許就笑不出來。


第二步和美國人上月球第一件事雷同:插旗,告訴全世界這地盤是她的。她開始在車裡掛飾物,準備卡通小枕頭,擺放布娃娃,有多女性化就多女性化,連母狗靠近這輛車都會自動閃開。陽剛的一輛好車,再也開不快了,因為剎車過彎時雜物橫飛。好好一輛凶悍的速霸路,現在前有Hello Kitty,車座加了粉紅套,頭上有蕾絲邊紙巾盒。車尾箱裡有女人鞋子,當然不止一雙,休閒鞋有,高跟鞋有,應付一同出席的不同場合。車內雜物箱鎖著,我沒想打開,真不願意在裡頭找到衛生棉。某君常參加車友聚會,一群男人通常輪流誇耀最近車子改裝了什麼、馬力大了多少,當大夥突然發現某君的車子也“改裝”了,便揶揄一番,他卻露出甜蜜驕傲的笑容。我想,他完了,第三步近了。

第三步和當年白人進駐美洲一樣,徹底佔領,全面同化。某君不多久果然就結婚了,女人從侵略車子的空間、腦子的空間,到房子的空間。女人成為一人政府的總統,某君從司機、三陪升級為奴隸。大夥吃飯,他要先拉椅子服侍總統先坐,自己才能坐。先夾菜給總統,自己才能吃。總統說G Dragon,他不能說Beyond。國家穩定以後,就進入第四階段,總統發動戰爭侵略房子以外的空間,某君不能去酒吧,不能超過時間回家,不能吃快餐零食,要少見我們這些損友。後來總統乾脆把那車子賣掉,換一輛非常實用、非常平凡的。漸漸的某君再也沒出現在我們的圈子。我們再也不可能交換車子開了,也不再是弟兄。

我常常懷念某君以前的樣子,還是覺得他遲早會回來的。歷史上那些奴隸後來不都造反、解放了嗎?某君何時造反、解放,突然開一輛狂怒的Evo來到我們聚會的酒吧?他會回來,不過我看衰他不是因為造反解放,而是幾年後被忽略、放逐,那時女人的重心轉到孩子身上,才沒空理會這個癡肥掉頭髮的中年漢,反正隨便他開什麼戰車,也跑不到哪裡去了。

 

2014.04.01 刊於星洲日報《星雲》版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