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吟

湘吟
這是《 詩小說》系列裡11篇中的第5篇

那是個狂放的派對,音樂只是重重的節奏。主唱是女生,名叫湘兒,飽滿的聲線充盈著搖滾的力量,舞池里人群扭動身軀高舉雙手,彷彿要捉住樂隊熱烈推送的高分貝音量。吉米一個人來,在舞池中享受和女體的摩擦,他不打算一個人回去。到目前為止,所有的搭訕都失敗。

今晚運氣不濟,凌晨曲終人散時他在場外獨自抽煙,一個女人走到身邊,也點了一根。他打量她,從來沒看過那麼美麗的女人,便主動開口:“等計程車嗎?一個人?”

“嗯。”女人愛理不理。

“我是吉米,你叫什麼名字?”吉米不浪費時間。

“我在台上唱了那麼久,你沒認得我,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女人冷冷的說。

“你就是那個…”吉米努力回想,但他本來就沒注意,當然想不起來。

“算了,別打擾我。”湘兒實在不喜歡在這種地方表演,什麼時候才能有人真正聽自己唱歌?

吉米習慣被拒絕了,臉皮厚得很,說:“讓我載你一程吧!”

湘兒搖頭。這種男人見得多,很討厭。


“那麼暫且先說再見。”吉米走開。

後來計程車來了,女人上車,對司機說:“麻煩你去珍苑公寓。”

司機說好,聲音有點熟悉。他又接著說:“後來仔細看過海報,你是湘兒,我會記著。”

司機居然是吉米,湘兒驚訝的問:“你是計程車司機?”

吉米說:“不是,我招來一輛計程車,給他一筆錢,要他讓我開。”

“無賴!”湘兒罵道,心裡警覺起來,把手機拿在手裡,隨時準備求救。

“哈!我是無賴,但不是壞人,送你到家就好。”吉米從背包裡掏出一本書,送給湘兒:“自我介紹,這是我的散文集。”

湘兒接過,沒打算看。吉米說:“我寫了十多年,你也一樣不知道我。”

“可能你寫得太爛!”

吉米打哈哈。一路無言,湘兒到家,吉米還向湘兒收車資,湘兒沒好氣的付了。湘兒把書扔到垃圾桶,又禁不住好奇拿回來讀,寫的都是吉米的情事,她訝異於他的細膩和用情至深,那怎麼又會在派對尋找刺激呢?但她很快就淡忘了這件事。

一年以後,是很奇妙的因緣,湘兒逛書店時剛巧碰到吉米的新書發布會。當時他形神枯槁,坐在輪椅上演講:“我知道自己患了癌症時,心有不甘,徹底放縱享樂。可是那終究不是我,始終對事情認真,對感情認真,玩不起來。人生就如此嗎?我這本新書,就是我患病以來對生命的省思,趕在手術前推出。”

吉米突然認出了湘兒,很高興的指向湘兒:“嗨!你也在書裡頭。我的計程車載了你以後,就再沒有載其他人了。”觀眾望向湘兒,叫她怪不好意思的。

湘兒點點頭,買了一本就走,在車上好奇的尋找談自己的章節,竟發現自己在全書裡不斷出現,吉米讀了她的面子書、部落格,把她假想成虛構的戀人,以她對歌唱和生活的熱情,一直在鼓舞自己。湘兒有點忐忑,把書放開一邊。

數月以後,湘兒接到一通陌生的電話:“哈咯,我是吉米,死不了!這下你會答應一起喝杯茶了吧!”

湘兒愕然,不知如何回答:“你怎麼找到我的電話?”

吉米說:“想知道嗎?我在外面的計程車裡等你!”

湘兒沒好氣,拿起背包,出門下樓便看見笑吟吟的吉米。

湘吟

蘸盡婉約的湘水寫詩在你莊嚴的神殿搖滾狂放的擊鼓顫動誰的雙唇飆溫的眼神燃燒甩落的鬚髮麥克風引誘欲舞的舌來且放歌一宿唱喊至喑啞撥弦的十指驟然寸斷你是不是因此而降雨呢?复汨汨成流從容把詩人淹沒

2013.11刊於東方日報,連載情詩集《香草》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作品嗎?
請我喝杯酒,買一本詩集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