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箱

行李箱
這是《 詩小說》系列裡11篇中的第2篇

那男人拖著行李箱走入機場,神色和許多往來的疲憊旅人一樣,本來沒什麼不尋常。只是行李箱經過的地上,拖著一條長長的的血跡,鮮紅的液體緩緩從箱裡滲出來,男人走過之處周圍的旅客都驚疑地散開。

男人走向銷售櫃檯,原本在排隊的人們通通讓路,他有點驚訝,似乎不知道大家迴避的原因。櫃檯的女服務員曉芸很害怕,卻不能走開,還得硬著頭皮微笑: “先生,請問買機票去哪裡? ”

“希臘,看愛琴海。 ”

“幾張票? ”

“一張。 ”

“一個人去愛琴海啊? ”話甫出口,曉芸就後悔自己多事,快快收錢了事就好呀。

“不,兩人,我和女友,我們說好這輩子必定要同去一次。 ”男人笑說。那也許是很和平的笑容,可是在驚疑地曉芸眼裡,就變得十分詭異。


職業病啊,曉芸無法自製的又問: “不幫女友買票嗎? ”

“我的女友 …再也不需要買票了。她 …”男人的笑容看起來更詭異了,曉芸不禁聯想到行李箱裡裝著什麼,吃了一驚,倒退一步。這時,男人身後一陣騷動,原來已有人通知機場警察,正匆忙尋來。

男人回頭,先是看到警察來著,後發現行李箱出了亂子,才明白警察衝著自己來,一陣心虛,身子微微下蹲,彷彿想跑。曉芸尖聲大叫: “他行李箱裡有死人啊! ”

男人錯愕,怒目相視。警察拔槍指著男人: “站住!舉手!我們是警察! ”

男人舉手,說: “不!不!搞錯! ”

一個警察小心繞到男人後邊,命令他雙手擺到身後,然後上手銬,男人知道說什麼都沒用,只好等另一個警察打開行李箱。好奇的人們圍了個圈,箱子即將打開時,許多人都用手半遮著眼睛。一打開,幾個女人便尖叫起來,警察嚇了一跳,隨即是半響的死寂,然後有人啞然失笑,有的人因緊繃突然放鬆大笑起來,人群漸漸散開。

警察手舉兩個破罐子,問男人: “你幹嘛帶那麼多番茄醬? ”

男人解釋: “我女友喜歡,是我的廚師朋友特別調製的,我們會在那裡停留蠻久,就帶些過去。 ”

曉芸插嘴: “你幹嘛說女友不用買票? ”

男人沒好氣的說: “她當了空中服務員,行程時間配合得到,就不必幫她買機票啦。她已經在目的地了。 ”

警察為男人解開手銬,曉芸向他道歉。男人重新把行李箱關好時,曉芸還看到裡頭有包裝精美的禮物。原來是大家自己的想像力,把一個深情男人想像成了殺人犯,機場的工作人員都客客氣氣的一路把他招待上機。

在愛琴海邊,男人拿出禮物,拆開包裝,裡頭有一枚戒指,戴在一截女人的無名指上。

“我們終於一起來了。 ”

行李箱

空蕩蕩的行李箱
收拾些什麼呢?
布娃娃擁著餘溫
在想

幾件你的氣味
唱過的樂譜
停止的腕錶
還有半張合照

路上思念狂了
可以把自己
也裝進箱裡

2013.11刊於東方日報,連載情詩集《香草》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作品嗎?
請我喝杯酒,買一本詩集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